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三生黄石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29

三生黄石录 蕴焚七虞 8279 2018-10-12 23:07:01

  一道闷雷声突然响起,紧接而来便是哗哗的雨水声,降落在地,水声敲击着地面的声音就好像不断被击打的鼓,让人感觉感觉到一股渗入骨头的寒冷。

  “呼啊……没想到真下起雨来了。”

  李傅临拍了拍头发上沾染的水,和俞天豪前后脚走进了山洞。这回谷的山壁上有着千万的壁窟,他们特意找了一个位置比较高容易达到的地方,他们可不想被雨水冲走。

  “下面几乎是被淹掉了。”

  史净北不一会儿也跑进了壁洞里来,他的身上湿了不少,但没有湿透。史净北扫了一眼山洞里面,山洞比较的昏暗,什么都看不清,李傅临和俞天豪正在用打火石点火,但是还没燃着。

  “不会吧?就这么一会儿?”

  俞天豪用力的打了两下打火石,但是还是没有燃着。俞天豪回头看了一眼史净北和他背后的雨帘,外面的雨是越下越大,就快是冲水了。

  “都是你个乌鸦嘴,说什么期盼来场雨,现在好了吧!”

  李傅临推了俞天豪一把,气呼呼的抢过俞天豪手中的打火石,两手迅速一打,火苗顿时溅在了地上的干草上燃烧了起来。

  “哼,还是本小姐厉害。”

  看着火苗燃了起来,李傅临哼了一声,得意地把打火石扔给了俞天豪开始在火堆旁开始取暖。

  “嗯?”

  随着火光的亮起,整个壁洞也亮了起来,站在洞口的史净北眉头顿时一皱,因为他看见了不应该看见的东西。

  “怎么了?”

  俞天豪好奇的看向史净北,他和李傅临都在这边取暖为什么史净北还不来?前面还是闷热的天气在雨落下之后急速转冷,按照道理来说应该过来取暖才对啊?

  “喂……山、山野人你看……”

  俞天豪正好奇,李傅临突然拍了两下俞天豪的肩膀,俞天豪顺着李傅临手指的方向看去,眼睛顿时一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史净北愣住了。

  在壁洞里,两尊用石头雕刻成的士兵,正持着剑静静的站在壁洞的深处,虽然是很微弱的火光,但是他们能够清楚的看见那两尊不是人而是石俑。

  而两尊石俑之间的,是一块巨大的山石,石头上面有着奇怪的花纹,笔笔直的立在石俑之间。

  “这个是什么东西……”

  俞天豪站起身来,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他们只是随便找了一个洞而已,怎么就……

  “这两尊石俑看起来有些年代了。”

  三人走到了两尊石俑的面前,两尊石俑的雕刻非常精细,但是此刻已经风化,两个石俑都和俞天豪差不多高,他们的腰上都挂着一把修长的长剑和一把短小的匕首,看起来应该是守城兵之类。

  “这个是……封墓石?”

  李傅临看着中间的石头,手轻轻抚在那岩石的雕刻上,眼睛瞪大的看着这块巨石。

  封墓石是古代用来防止墓穴中会受到例如洪水山塌而特别炼制的灵石,这种石头除非是利用机关打开,否则一旦破坏或者是蛮力打开,都会触发大量的机关,而会去用封墓石的除了那些皇族贵子,就是富甲一方的大财主。

  “看来应该是错不了。”

  史净北点了点头,他刚刚走到这里就隐隐约约有点印象,听李傅临的疑问史净北立刻就在闹钟找到了这个石头的用处和有关的情报。

  “封墓石?那意思说这里葬着死人咯?”

  俞天豪扫了两人一眼,然后看向这块巨石,就算是再白痴,俞天豪也能明白既然封墓石在这里,那么说明石头的后面肯定埋了什么人。

  “嗯,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我们最好还是别进去。”

  李傅临忘了眼面前的巨石,摇了摇头。他们没有准备任何的工具,进去简直就是找死啊,就算什么都不带,起码带个黑驴蹄子防防粽子吧?

  现在他们除了一些食物和用品以外什么都没有,进去这简直是喂粽子,太危险了,要说去盗墓探险的话,这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建议。

  “为什么?”

  俞天豪可没有什么经验,按照他来看,这种地方简直是给自己增加实战经验的最好地方,冒险冒险说不定还能遇上什么奇遇给自己来个实力大飞升呢。

  “我们的装备都不足,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风险,小心点比较好。”

  史净北也是很赞同李傅临的话,他们的食物也准备的只够他们走完回谷而已,多准备不是没有,只不过容易变质变坏,所以他们是尽量保持正好的份量。

  “可是我们呆在这里不是也没事情做么?”

  俞天豪看着两人,两人脸上都是为难的表情。说两人不想去冒险冒险是假的,李傅临从小就想来一场盗土,而史净北更是对这里埋了什么人感到好奇。

  “咔喀喀喀。”

  俞天豪看着两人,脚不由自主的跺了起来,俞天豪突然感觉自己踢到了什么,整个封墓石顿时移动了起来,露出了一个足以让一个人通过的小洞。

  “我们就进去看看吧,好么?史大哥。”

  看到这个洞露了出来,李傅临心动了,她朝着史净北问道。

  “那好吧……不过有危险我们就退出来。”

  史净北点了点头,掏出了怀中的火折子,点亮了一点光电,先一步朝着洞口走了过去。

  整个洞一点光都没有,史净北半猫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朝着洞里面走去,火折子不断的摇曳,李傅临和俞天豪也跟着走进了山洞,史净北举高了火折子,在光下他们看到的,是一条通向深处的石阶。

  石阶十分的滑,上面已经长满了青苔,也不知道这里有多少年的历史,三人就这样小心翼翼的朝着深处走去,整个山洞之中传来的只有他们的脚步声,不断的在回荡。

  “这条通道会通到哪里?”

  俞天豪这么说并无道理,这里不是天然形成的山洞路,他们的头顶和四周的墙壁是有意修平的,是故意打造出来的一条路,但是却不知道朝着哪里延伸。

  “不知道,不过看来我们还要走一段时间。”

  史净北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会通到哪里,不过他们七转八转的,倒好像是在往下走,不过在这山壁之下会有什么东西?

  而又是谁会埋在这个地方?

  李傅临四处张望着,生怕是会跳出什么东西来,在她的记忆中,这些盗土的地方,很有可能随时会出现粽子啊,蛊婆啊,血尸啊什么的,所以一进通道后李傅临就很紧张。

  “你们有没有感觉,这里的路开始变得奇怪了?”

  俞天豪走在最后,他感觉越是往下走,脚下的路就开始不平坦了起来,而石道的顶端也开始出现了类似石钟乳石柱,似乎已经是完全到了一个山里面的洞窟了。

  “这里的确开始变得奇怪了,小心点。”

  史净北点了点头,抽出了自己的剑,随着史净北的动作,李傅临和史净北也拿出了武器,拿着武器总归是比空着手面对接下来的一切安心点。

  越是往下,火折子的效果就越来越小了,光也渐渐黯淡了下来,但此刻三人也已经走完了这条石道,在他们的面前,是一道铁门,铁门紧紧的闭合着,在门的两侧插着两根已经熄了火的火把。

  “先用这个代替一下好了。”

  史净北取下一根木棍,从腰包里拿出了白色的布条绕在了木棍上面,接着史净北又拿出一瓶装在小瓶子里的火油浇在了火把上,用火折子点燃了起来。

  顿时间,整个空间又重新亮了起来,他们面前的大门上的花纹也顿时完全显露了出来。

  “这……这是……”

  俞天豪吃惊的看着面前的青铜门,门上栩栩如生的雕刻着好几条盘旋而舞动的巨龙,仿佛随时都在释放自己的威严震吓他人一样。

  “把门打开看看吧。”

  李傅临说着,双手按在了门上,李傅临双手往前用力猛推,这紧闭的大门突然开始颤动了起来,李傅临涨红了脸,不断的用力推动青铜大门。

  李傅临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她从小修炼的心法让她的力量可一点都不比男人差,但现在李傅临竟然用尽全身力气才只能推动这青铜门一点,就可以知道这青铜门的重量。

  “崩龙虎!”

  李傅临猛地收回自己的力道,真气源源不断的聚集在掌心,化作一条龙和一只虎,朝着门猛力的一拍,这青铜门随即被着猛力的一掌所打开。

  “轰——”

  随着门被打开,门内的突然亮起了火光,一盏盏油灯竟然自动被点着,在他们的面前是一条古老的道路,两遍的墙壁上画着各种各样的壁画。

  “这些壁画上好像是……”

  俞天豪和李傅临看着墙上的壁画,有点木讷的喃喃道。他们面前的壁画画的十分的精细,除了士兵的脸以外,其他的地方画的可谓是栩栩如生,但是他们面前的壁画并非是祥和的百姓人民,而是……

  “没错,这是战争……”

  两个人望向史净北,史净北盯着墙上的壁画,淡淡的说道。

  …………

  淡淡的云雾,被太阳的阳光所刺穿开来,阳光洒在地上,草地上反映出了一大片的闪光,花香飘在房子的外面,让人感觉肺里面一片清爽。俞天豪三人在鸡鸣后就早早准备了东西起了床,三人和老人告了别就离开了木屋。

  “天上那片乌云还是没散去呢。”

  史净北看了看天空,虽然这里的天气很好,但是回谷的上空却是一直有着大片黑压压的乌云,久久不能散去,似乎是特意为了这回谷而存在的积云。

  “是啊,让人感觉看了很不舒服。”

  李傅临点了点头,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她总有股不好的感觉,要知道女人的直觉一般来说可都是比较准的,但是……

  但是,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是兴奋?还是血液的骚动。

  “我们走吧,可千万别赶上雷雨。”

  俞天豪催促道,他们的确已经没有多久的时间了,最多再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要赶快才可以。

  “嗯。”

  史净北点了点头,转身走了起来,一般来说都是史净北开路,俞天豪来断后的。

  三人便开路朝着深谷赶去,三人还未走满一炷香的时辰,俞天豪就发现迎面走来了一个女子,女子的长着一张精致的脸庞,肤色皙白,五官恰到好处的构成了一张迷人的脸庞。

  女子的身材高挑妙曼,一身如同宫廷般华贵的淡青色衣饰,在女子的腰间有着一根翠绿色的玉笛,玉笛本身色泽明亮通透,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根玉笛绝对来历不凡。

  “嗯……豆沙包……”那女子和俞天豪擦肩而过,嘴里不知道在喃喃着什么,“唉……可惜没有找到……”

  “豆沙包?”

  俞天豪三人继续往深谷走去,只是俞天豪很好奇,这个豆沙包是个什么东西?俞天豪好奇的不由回头多看了两眼那女子。

  “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了,哼。”

  李傅临看了一眼俞天豪那略带猪哥亮的样子,冷哼了一声,脚下的速度加快了起来。

  “那女子来历可不简单。”

  史净北看俞天豪还想说什么,立刻就扯开了话题,把这种无聊的话题扼杀在了萌芽的阶段。

  “嗯?史大哥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李傅临好奇的问道,李傅临本身也算是一个小美女,但是在刚刚那个女的面前也略显了平庸起来,女人都是有好争之心的,史净北能看出来什么李傅临的确想知道。

  “刚刚那女子腰间的玉笛,按照你的眼界一定能看出不少吧?”

  史净北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朝着李傅临反问道,按照李傅临之前的说法来说,她本身看过不少关于盗土的书,对于那种玉笛绝对能看出点一二来。

  “玉笛本身翠绿通透,一点瑕疵都没有,那种玉绝非是一般的人能拥有的,而且要找到一整块玉要雕成那样大小的玉笛,绝对是少见。”

  李傅临点了点头,那种玉她曾在书上见到过,那种玉被称为【九转和】,但是她在书上看见的只有半个拳头这么大小,但是要雕成那样大小的玉笛起码要和石柱差不多大小的,更别说一次就能雕成刚刚这么精致的笛子。

  “那笛子很稀奇嘛?”

  俞天豪也看到那个笛子,那个笛子上的雕刻倒是不错,但是俞天豪却没看出什么特别来。

  “嗯,那笛子应该比你背上的剑的品级都高。”史净北点了点头,“我粗摸估计是地阶灵品。”

  “地阶灵品!天哪!”

  听到史净北的话,李傅临倒吸了一口凉气,地阶绝对是很难得一见的,况且还是灵品。

  “而且她身上的衣服更加是来历不凡。”

  史净北接着说道,在史净北的眼里面看来,那女子一身的衣服绝对是一件宝衣。

  “那间衣服来历不凡,但是我的确没见过……但好像是出自皇宫的衣服。”

  李傅临踢开脚边的一块小石头,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低头思考道。

  “皇宫的衣服?刚刚那是皇宫的人?”

  俞天豪惊讶的说道,不时的还回头望去,只不过已经看不到刚刚那个女子的身影了。

  “那件衣服叫做广袖流仙裙,是一个叫姜国的古国的皇宫公主的专服,是我在蜀山的藏书阁读到的,但是这个叫姜国的古国,我却翻遍了都没有记载。”

  史净北对李傅临和俞天豪介绍道,史净北从小就把蜀山的藏书阁读遍了,但是却没找到这个所谓的《黑猫宝鉴》上所说的姜国古国,这倒是让他很好奇。

  “真是奇怪……姜国……我也没听说过。”

  俞天豪深思了一下,他也没有听他老爸说过,他老爸在他小的时候倒是给他讲过不少古国的事情,但是也没说到过姜国这个国家。

  “你个山野人怎么会听说过,我看这个姜国应该是一个小国,所以没怎么记载吧?”

  李傅临白了一眼,其实历史上有不少古国的故事,但是大多都流失不见了。

  “我也是怎么想到,不过……”

  史净北其实一开始也是怎么想的,不过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不过什么?”

  俞天豪扭了扭身子活动了下筋骨说道。

  “介绍广袖流仙裙的《黑猫宝鉴》上,写着不少的东西,但是大多的来历我竟然都查不到……”

  史净北摇了摇头,那本书看起来十分的新,是他在下山之前找到的,以前没有那本书,他就翻开来读了读,但是里面记载的东西却是闻所未闻。

  “黑猫宝鉴?这是什么名字?”

  听到这名字,李傅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本书的名字太古怪了。

  “这是一位前辈撰写的书,这位前辈就在秦州城,这位前辈的真名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他的外号叫做‘黑猫’。”

  史净北对于李傅临的反应并不奇怪,他一开始也觉得这个书的书名很奇怪,但是再真正见过黑猫这个前辈之后,史净北倒是有了一个新的看法。

  “好了,不管是哪个前辈撰写的都好了,我们还是注意点别被什么猛兽袭击了吧。”

  俞天豪提醒了一声,他们已经开始深入回谷了,总归还是警惕点好,不要因为声音太大而引发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那就糟糕了,安全至上。

  不过令人安心的是,一路上三人除了碰到点狼豺虎豹什么的野兽之外,并没有遇到什么妖兽之类的,要知道妖兽可是比这些野兽更加难对付。

  说起妖兽,妖兽本身的等级分类和人类差不多,但是只是用星级来分类的,一星相当于筑基初期,二星相当于筑基中期以此类推,但大多妖兽都可以自行使用五灵法术,不管星级多低。

  “好闷热啊。”

  李傅临用手朝着自己扇了扇,他们越是往回谷的里面走,四周的植物就越少,但是却也越来越闷热,三人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才发现,这回谷的深处是有多么的奇怪。

  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木,随着朝着回谷的深处走去,四周的树木开始枯死,原本棕色的土地竟然是变成了灰色的杂土,山上的岩石更是像水泥凝固了一样一气呵成没有裂缝。

  而更让三人惊奇的是,在这个峡谷的山壁上,有着不下数百个可以容纳一个两米高个子的人的洞口,这些洞口密密麻麻的遍布在两侧的山壁上,就好像是星星一样毫无规律的遍布着。

  更要命的是,在这个山谷中温度竟然是十分之高,李傅临已经是一头汗水,而俞天豪和史净北更是已经全身都是汗,脸上的汗水正在不断的滴在地上。

  天空上乌云压顶,空气本来就十分的闷热,再加上这里一点植物都没有,整个空气中更加是闷热潮湿,三人立刻就感觉自己被扔在蒸炉里一样。

  “倒是下场雨也好啊,起码不用被闷死在这里。”

  俞天豪擦了一把头上的汗,低声抱怨道,这种感受真的是很难受,他虽然调动了真气,但是却无法抵御这股闷热,当然这是自然反应的感觉,就算他调动对了真气运行的位置也没用。

  “俞兄弟这你就错了,这里一旦下雨,便是梅雨季,到时候我们被冲到哪里都不知道了。”

  史净北还是秉持着一贯谨慎的态度看着四周,听到史净北的话俞天豪才想起老人说的,如果真的被大水冲走了,恐怕就参加不成天下英雄会了,那……

  想到这里俞天豪立刻摇了摇头,招呼着三人快点走,对于落脚休息的地方他们倒是不在意,毕竟这里这么多洞窟,但是最让人在意的,还是众人头顶这片乌云。

  山谷外,那绝色的女子望着天上层层叠叠的乌云自言自语道。

  “山雨风来雷云卷,自古苍生洪月见。恐怕刚刚那三人,必然是要遭了这雷雨之劫,刚刚竟然忘记提醒他们了……唉,还是去找我的豆沙包吧。”

  那女子说完,便转身离开了,随着女子身影的消失,天空中打响了一道闷雷,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天上洒落了下来,措手不及的三人立刻找了一个高一点的山洞躲了起来。

  …………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寂静的月亮下,一座不大的木屋中,正不断的透过窗户传出一阵阵摇曳着的火光。

  “三位请坐,我这屋子简陋了点,不好意思。”

  老人拉开了椅子,朝着三人用着抱歉的语气说道。

  “怎么会,是我们打扰你才对。”

  听到老人的话,李傅临连忙摆手道。三人坐了下来,史净北四顾着这木屋内的摆饰,木屋的墙上挂着一把木弓,在木弓下是一张虎皮,虎皮铺在木柜上,上面沾满了灰。

  “老爷爷,你平时都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

  俞天豪也四周看了看,当然没有史净北看的那么仔细,看老人拿了一壶水过来,俞天豪便问道。

  “是啊,三位要是想做休息,我的屋子连着草屋,你们可以去里面住上一晚。”

  老人给三人都倒了一杯茶,然后坐了下来和三人说道。老人的木屋不大,好在连着一间平时用来放稻草的屋子,里面足够宽敞,可以供三人休息一晚。

  “老人你在这里住了多久了?”

  史净北喝了一口茶水,一路上水他们都比较省,毕竟走这种峡谷,水是能省便省。

  “大约有四、五十年了吧……我很久以前就搬到这里来住了。”

  老人摸了摸那已经花白胡子,闭眼思索了一下道。史净北突然注意到,这个老人右手的小拇指特别的修长,已经和无名指一样长了。

  “老爷爷,你知道这回谷怎么走才能最快到秦州城么?”

  俞天豪解了解口渴,立刻朝着老人问道。他们要早早到秦州城,否则很有可能赶不上天下英雄会了,俞天豪打算,在天下英雄会开始之前先把自己的实力提升到筑基后期。

  “哦对,三位也是要进这回谷是吧?那三位可要快点入谷了,最好明早就启程。”

  听到俞天豪的话,老人才突然回神一般,老人皱着眉头,语气中略带着一份不安。

  “此话何解?”

  史净北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

  “各位有所不知,这回谷本与附近一条河相通,现在正是雷雨季,这雨一下整个回谷便会被雨水淹没,到时候不知道会被冲到哪里去,所以老头子我奉劝三位早早进谷而且赶路要快。”

  老人摇了摇头,他在这回谷口住了四五十年,看过不少因为这雷雨季进去,最后被冲的尸骨无存的人,这三人看起来年纪轻轻,他可不想见到三个年轻人落得如此下场。

  “多谢提醒,只是我们对这回谷还不了解,您住在这里这么久,想必知道这里不少的事情吧?”

  史净北朝着老人问道。老人头微微一点,和史净北想的一样,这个老人对这个回谷知道的的确很多,起码比他们了解的都要清楚。

  “老爷爷,给我们讲讲吧。”

  李傅临喝着热茶水,拉着老人说道。看李傅临这般请求,老人也便开始讲起了这个回谷来。

  在很久很久以前,据说曾经有一条九天紫龙,因为帮助已经消失的古国楼兰降雨,而导致触犯天条,最后被玉帝打落凡间,深深印在这片土地里。

  这九天紫龙的身躯,化作了连绵山川,深深的和大地合在了一起,那时的九天紫龙日夜流泪,他的身躯不能动弹,只能任由眼泪留下,最后他的身躯被泪水淹没,化作了山川河流。

  而着回谷,本事这条龙的龙头,在这头龙的日夜哭泣之下,最后化作了一座深谷,每当有风声吹过,就能听见令人痛心的悲伤嘶吼,而着嘶吼就是龙的哭声。

  “那我们之前去烟雨庄的时候看到的……”

目录
目录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