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针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鬼面刺青

针咒 蛋卜 3593 2018-10-12 23:07:04

    第二天。

  叶显和卢蕙吃过早点,在村里溜哒,顺便拍照留下纪念。

  他们现在已经很少回六合村了,拍些照片,也好留下一些回忆。

  就听村头的一些老人妇女在议论着什么。

  张大妈神神秘秘地对大家说:“你们听说了吗,县城里又出事了,昨夜又有姑娘被鬼接走了。”

  “什么,又有姑娘被鬼接走了,是谁家的姑娘呀,真是可怜!那个色鬼大王专门祸害好姑娘!真是个恶鬼。”刘大妈接口,表达心中的气愤。

  杨阿姨一听,心中有些担心,说:“这个恶鬼已经祸害了不少好姑娘,不行,我要把阿秀叫回来,县城里闹鬼太厉害,阿秀可不能出事。”

  说着,杨阿姨就掏出手机给在城里工作的女儿打电话,让她回家避一避。

  “各家都把自家的姑娘媳妇看好了,听说这个色鬼大王不光喜欢好姑娘,就是已经出嫁的漂亮媳妇也不放过,这段时间就不要让她们到城里乱跑了,万一被色鬼大王看中,可是要命的!”

  张大妈扯着嗓子,叮嘱街坊邻居,让大家小心一些,不要让自家姑娘媳妇往城里跑。

  “色鬼大王?”

  叶显微皱了下眉头,不知道这个色鬼大王是什么鬼,竟然这么凶,搞得人心惶惶。

  卢蕙则觉得很好奇,凑到那些老人妇女堆里,跟他们主动闲聊,打听关于色鬼大王的消息。倒不是她相信有色鬼大王这种厉鬼,而恰恰相反,她根本就不相信世上有鬼存在。

  她之所以如此热心打听讨论,主要是想得到关于西南乡下的一些奇闻异事,也好回去之后和同事们分享一下。到时候,就说这是发生在自己老家的真实鬼故事,一定可以唬住不少人。

  卢蕙和那些大妈们讨论着关于色鬼大王的事,听得十分认真,还不时拿出手机录一下音,如同一个记者一般。

  见此,叶显不禁摇了摇头,暗叹一声,女人呀,永远都怀着一颗八卦之心。

  叶显可没有这么八卦,丢下和大妈们聊天聊得不亦乐乎的卢蕙,独自一人向着马原家走去。

  他和马原是发小,现在马原是六合村的村委会主任,盖着一座两层的楼房,在六合村也算是顶尖的富户了。

  一走进马原家,只见马原在家里正捣鼓一辆玉米桔杆粉碎机,眼看就要收玉米了,他要把机器弄好了,为收玉米做准备。

  看到叶显走进来,马原停下了手上的活计,将叶显让进屋里,洗了洗手,为叶显沏上茶,道:“显子,我、你和杰子,咱们三个就数你出息,在临江市做警察,可是风光得很呀!”

  叶显喝了口茶,笑道:“别提了,也不好干。这不,卢蕙早就不想让我干了,还说我不如你和杰子呢。”

  马原嘿嘿一笑,道:“卢蕙的性子,我们都了解,她也是个好强的。不过,现在我看她变了许多呀。想当初,咱们四个一起长大,说实话,我和杰子也曾对卢蕙动过心,不过,她最后还是嫁给了你。”

  叶显笑道:“如今,你也不错,你媳妇可是既年轻又漂亮呀,还是个高材生!”

  “说起若云,我倒觉得挺对不起杰子的,她曾和杰子好过一段时间。”马原说着,脸色不经意间流过一丝愧疚,最后叹了口气说:“不提这事了,总之,是我对不起杰子。”

  叶显听出吕若云和张杰与马原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不过,他不是八卦的人,既然马原不想提起,他自然不好去问。

  看了看,不见吕若云的身影,叶显随口问道:“你媳妇呢,不在家呀?”

  马原喝了口茶,道:“她回娘家了,她娘家是西南县城的,说是回去住一天,明天就回来。”

  从马原家出来,见卢蕙依然和村里的大妈们聊得甚欢,便说自己到周围田里转转。

  出了村,沿着一条田间小陌,走在秋天的田野里。

  入眼处是一块大豆地,金黄的豆荚即将成熟。远处是成片的玉米地,一人高的桔杆上结着硕大的玉米棒子,看着都喜庆。

  不知不觉走到了村旁的小河边,蜿蜒的小河里长满了芦苇,秋风吹来,芦絮飘飞,偶有一只鸟雀由草丛间蹿出,冲上蓝天。叶显的心情放松极了,站在河岸上张开双臂,想要拥抱蓝天,任思绪在白云间飘荡。

  犹记得小时候,和小伙伴们一起在河里抓鱼的日子,无忧无虑,充满了欢声笑语。偶尔到瓜田里偷一个西瓜,与伙伴们一起喜滋滋地分享,最后被种瓜的阿伯抓到,每人屁股上挨了一巴掌。一巴掌落下,屁股上并不感觉疼痛,还东扭西扭,到处显摆。想想,就令人怀念呀。

  叶显想起这些儿时的回忆,不由脸上露出微笑。不知何时,大家都长大了。那些记忆好像发生在昨天。

  心中带着感慨,不知不觉绕着村子转了一大圈。

  直到天色开始变暗,才回了村子。

  这时,卢蕙已经做好了晚饭。青椒炒鸡蛋加小米粥,很久都没有吃过了。

  听卢蕙说,青椒、小米和鸡蛋都是杨阿姨给的,这可都是她自己种的东西,鸡蛋也是她家里养的土鸡蛋,真正的纯天然绿色食品,在城里,可吃不着。

  不由得多吃了两碗,和卢蕙聊着村里的所闻所见,就早早地睡去了。

  农村极为安静,觉也睡得格外香甜,一直睡到日上三杆才懒洋洋地醒过来。

  叶显和卢蕙刚吃过早饭,马原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脸上带着焦急之色。

  “原子,发生了什么事,看你一脸的着急样子。”叶显说着,请马原到院子里坐。

  马原神色慌张,两只手不停地搓着,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我就不坐了,显子,我……我,唉,若云她出事了!”

  说着,马原就在原地打圈圈,嘴里不停地嘟囔着:“这可该怎么办才好,这可该怎么办才好呀?……”

  卢蕙为马原倒了杯茶水,问:“马原,倒底发生了什么事,看你魂不守舍,手足无措的样子?”

  叶显也看向马原,不知是什么事让他如此紧张。

  马原叹了口气,回过神来,眼神之中充满了担忧道:“显子,你和卢蕙在大城市里待过,替我想想办法,这事该怎么办。”

  “你总要说是什么事,我和卢蕙才能给你出主意吧。”叶显不知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才令马原如此紧张焦急和手足无措。

  马原镇定了一下心神,道:“若云她被色鬼大王留了鬼面刺青的印记,这可如何是好?”

  “色鬼大王?鬼面刺青?”

  叶显和卢蕙闻言,相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出了震惊之色。

  色鬼大王和鬼面刺青是这几天被谈论最多的话题,这个鬼故事一样的事件,从西南县城以很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西南大地。就是六合村这样偏僻的村落,就连八十岁的老太太都知道女子一旦被留下鬼面刺青,那么,这个女子就会被色鬼大王接走。

  一个女人一旦被留下鬼面刺青印记,就说明这个女人已经被色鬼大王相中了。第二天夜里,就会有鬼来接走这个女子。

  “你是说吕若云被色鬼大王在身上留下了鬼面刺青印记?”

  卢蕙惊讶之情,无以言表。她最近和村里的大妈们一直在聊这些关于鬼面刺青的事,不过,她一直都不相信这是真的,没想到现在马原的老婆竟然被色鬼大王在身上留下了印记。

  叶显的吃惊并不比卢蕙少,与卢蕙不同的是,他是相信世上有鬼的,也许这个色鬼大王真的是个鬼。

  马原点了点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昨天他的老婆吕若云回了县城里的娘家一天,今天早晨就发现额头上莫名地出现了鬼面刺青的印记。

  她当时就吓坏了,急急忙忙从县城赶了回来。

  这时,吕若英正躲在家里,害怕的不成样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走,看看去,我真的很好奇这个鬼面刺青倒底是什么样的一各印记。”

  叶显心中也很好奇,决定去看一看这个鬼面刺青倒底是什么东西。对于鬼,他倒是见过几个,不知这鬼面大王又是何方鬼魅。

  跟随着马原到了他家,只见张杰也在。

  张杰正陪在一脸紧张的吕若云身边。

  此时的吕若云一脸的紧张,神情也因太过于紧张而有些恍惚,不时地东张西望,似乎在害怕着什么,尤其是害怕黑暗的地方,就是蓦然间的一道影子也会令她心惊胆颤。

  “杰子,若云她没事吧?”

  卢蕙询问情况,同时,看向一脸紧张的吕若云。

  “没事,她就是被吓住了。”张杰回答,眼神始终都停留在吕若云的身上,眼眸之中掩饰不住担忧之情。

  吕若云忽然浑身一哆嗦,颤声道:“杰,我好怕。我不想被鬼接走,帮帮我,一定要帮帮我。”说着,她使劲握住张杰的手。

  张杰轻拍她的手,安慰道:“若云,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不管它是什么鬼,也休想动你分毫。”

  一旁的马原看到吕若云和张杰如此,知道吕若云心中一直都还有张杰,暗叹了一口气,转过脸去。

  叶显和卢蕙都注意到在吕若云的额心有着一个鬼面刺青图案,图案由黑色的线条构成,十分诡异。

  “我可以看看这鬼面刺青吗?”

  叶显走上前去,仔细地盯着吕若云额间的鬼面刺青,发现这鬼面刺青是由一股极为阴厉的鬼气画成。

  构成图案的鬼气和留图的鬼之间应该有着某种联系,除非将那个留图的鬼除去,否则,这缕阴森的鬼气很难去掉。

目录
目录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