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针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离奇事件

针咒 蛋卜 3281 2018-10-12 23:07:02

    叶显和卢蕙听着张杰的述说。

  卢蕙觉得挺新鲜的,不断催促张杰快讲。

  叶显却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张杰讲完了“鬼出租车”的故事,接着讲到:“还有一件诡事,就是有许多市民都声称在夜里见过鬼。更有许多人得了一种怪病,本来健健康康的一个人突然变得神志不清,迷迷糊糊。有人说,他们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他们被鬼吸了体内的精气。”

  “被鬼吸了体内的精气!”

  叶显和卢蕙都感到有些吃惊,不过,两人表情各异。

  卢蕙是一脸的好奇,叶显则是一脸的凝重。

  张杰继续讲道:“最近,更是出了一件离奇的事情,弄得人心晃晃,很多人都打算离开西南县城了。”

  “什么离奇的事情?”叶显好奇地问,觉得这西南县城发生的鬼故事未免多了一些。

  张杰道:“色鬼刺青事件。”

  “色鬼刺青事件?”

  叶显和卢蕙对视一眼,不明白这又是怎么一回事,等待着张杰的讲述。

  一路上,张杰讲着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西南县城的诡异事件,很快,他们便到了六合村。

  六合村是这一带比较大的村子,全村有两千多户人家,不过真正留守在村里的人却没有多少,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守在村子里的大部分是一些老人和孩子,另外,还有一些在家带孩子的年轻媳妇。

  村民自古靠种地为生,田地里种的是谷物和玉米,也有大豆和高梁,都是适合六合村种植的北方作物。现在,年轻人觉得种地的收入已经养活不了生活,很多人都出去打工了,甚至秋收的时候也不回来。

  如今收种都不费人力,大部分都是机械化,只要家里留个人,就能保证误不了秋收,就算家里只有女人,也可以保证正常收种。男人可以放心地在外面打工挣钱。

  张杰开着四轮摩托车进了村,一路上见到许多老人在街边下棋聊天,都是认识的长辈。

  叶显和卢蕙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伯伯、爷爷、奶奶地叫着。

  老人们也开心地笑着,有些眼神耳力不好的,还相互询问:“这是谁家的子女回来了?”

  旁边就有硬朗一点的老人说:“这是叶家的小子,带着媳妇回家了。”

  “噢……原来是叶家的小子呀,真不知道我家的小子在外面怎么样了,都好几天没打电话回来了。”老人听清是叶家小子,点了点头,满是皱纹的脸上略有失望之色。

  一些留守在家里的年轻媳妇听到街上的动静,也打开门,稍整一下面容,探着头朝村口张望,见不着自家男人的身影,不由叹了口气。

  一阵热闹过后,老人们继续在街边下棋聊天,不时地朝着村口望一眼,似乎在等什么人回来一般。但村口不见有人进来,那些倚门翘首的年轻媳妇便关了门,照顾自家孩子去了。

  叶显的父母早已不在,如今六合村的老宅子空着。

  拜访了一些村里的长辈,叶显和卢蕙又走访了一些要好的发小和朋友,很多人都不在家,在外工作。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心情。

  马原带着自己的新媳妇也过来了,张杰似乎不愿意见到马原,转身就要走,却被叶显留了下来。

  到村里的小店买了些酒菜,大家在院子里边聊天边喝酒,只提快乐的事,不愉快的事先放一边。席间,叶显知道了马原的大学生媳妇竟然曾是张杰的女朋友,名叫吕若云,难怪张杰现在和马原有些不对劲。

  马原这小子竟然撬好朋友的墙角,确实有些不厚道。不过,事已至此,也不能怪谁,不能因此伤了友情。叶显没有说什么,三人也不提不快的事,只是快乐喝酒。

  一直喝到天色渐晚,酒席才散去。

  马原让吕若云送来了干净的被褥,宅子里的电还通着,并没有因没人住而停掉。

  叶显和卢蕙用热水器热了点水,随意洗了洗便美美地睡去了。

  ………………

  深夜。

  一切静悄悄地。

  西南县城的大街上一片冷清,偶然一阵冷风吹过,将一个塑胶袋吹上了半空。

  某处居民房里还亮着灯,一家三口都没有睡觉。父亲蹲在院子里抽着闷烟,母亲则陪着女儿躲在房间里。

  年轻的女儿长像清秀怡人,大约十七八岁,在同龄人之中也算是姿色出众。她此时,神情非常紧张地缩在母亲身边,好像在害怕着什么。

  母亲看了一眼她的眉心,在那里有一个极为醒目的鬼面刺青图案,这个图案是昨天夜里出现在女儿的眉心处的。现在,西南县城关于鬼面刺青的事情早就传开了,曾有好几个姑娘的身上出现过这面鬼面刺青图案,结果,她们都失终了。有人说,她们被色鬼大王接走了,估计是活不成了,连尸体都找不着。

  县警察局组织过多次搜查,结果,一无所获。

  鬼面刺青是色鬼大王留在所相中的女子身上的标记,一旦出现这个标记,第二天便会有鬼魅将这个姑娘接走。曾有户人家亲眼看到自己的女儿被鬼魅抬着大红的轿子将自己的女儿接走。

  这位母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眉心处出现这种鬼面刺青图案,怎么不担心和焦虑,今夜是鬼面刺青图案出现的第二夜,按照所说,就会有鬼魅将自己的女儿接走。

  母亲一脸焦急,道:“他爹,你想想办法,可不能让鬼把女儿接了去!”

  蹲在院子里的汉子站起身来,满脸怒色道:“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鬼把咱女儿接走!”

  年轻的女儿缩在母亲的怀里,浑身哆嗦:“妈,我好怕。”

  这时,一阵无形的阴风吹来。

  整个院子里的温度顿时下降了许多,竟变得有些阴森可怖起来。巷子里传来一两声狗的叫声,仿佛遇到了凶恶的东西,那只狗缩回了狗窝里,也不再吠叫。

  一切突然变得如此的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又一阵阴风吹过,巷子里出现几道影影绰绰的影子,如同鬼影,飘忽不定。细看之下,有四个面目丑陋的鬼影抬着一顶红色的花轿,朝着一处民居而去。

  花轿是如此的鲜红,如同血一般的红,看一眼就令人心底发寒。透着一股阴森和诡异。

  院子里的灯开始闪烁不定,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影响了电压的稳定。

  年轻的女儿看向闪烁的电灯,脸色一片苍白:“妈,我怕。”

  母亲搂紧了女儿:“女儿,别怕。”

  啪!

  电灯似乎曾受不住不稳的电压,一下子灭了,整个院子里变得漆黑一片。

  好一会儿,人的眼睛才适应突然变得黑暗的环境,能够模糊地看清事物的轮廓。

  只见院子里好像多出了四道黑色的影子,黑影立在院子里,一语不发,浑身透出阴森可怖的气息,形同鬼魅。

  在四道黑影的中间有一顶血红的轿子,它是如此的红,如血一般,甚至在这黑暗的环境里也能看清它的血红颜色。

  “是鬼来接我了,我不去!”

  看到那顶血红的花轿,年轻的女儿即害怕又紧张,似乎精神都有些失常,尖叫着,往墙角里躲,浑身不住颤抖。

  父亲也被突然出现的黑影和花轿惊呆了,感觉这太恐怖了。但他听到女儿的尖叫,瞬间鼓足了勇气,冲向其中一道黑影:“我和你们拼了!”

  那道黑影凌空一抓,一道无形的气流便索住了父亲的脖子,将他举到了半空中,女儿的父亲毫无反抗之力,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

  黑影张口吐出一团阴冷之气将父亲罩住,并将他体内的精气吸走。不一会儿,父亲便没了声息。

  母亲见此,内心害怕的厉害,极度的恐惧竟然令她昏了过去。

  四道鬼影没有理会晕过去的母亲,将血红的花轿掀开,其中一道鬼影伸手一抓,一股吸力便将躲在角落的女儿给抓了过来,塞进了红色的花轿之中。

  红色的花轿被四道鬼影抬起,凌空飞了起来,飘然离去。

  巷子里隐隐约约传来年轻女儿的哭泣声和求救声。

  虽然有人听到了她的求救声,但都不敢出来,因为大家都知道是色鬼大王将她接走了。面对传说中恐怖的色鬼大王,所有人避之不及,怎么会主动去招惹他。

  四鬼抬着花轿很快便消失在远方的夜空里。

  当夜,县城里很多人都听到了女子的哭泣声和求救声,在夜空里飘荡。

  一些不好的消息总是传得很快,尤其是现在,通讯设备如此齐全。只需要一个电话,就可以把消息传到千里之外。

  如今色鬼大王和鬼面刺青可是西南县城的两大热门话题,也是令县城里的年轻女子谈之色变的话题。

目录
目录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