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总有忽悠不过去的时候
作者:单机使我快乐      更新:2020-02-14 04:02      字数:10034
  “允儿啊,我们交换答案吧!”

  听到这句话,林允儿又怎会不明白天真无邪的自己被卑鄙无耻的贱人套路了。

  不过对她来说,被套路却未尝不是件好事,最起码还能和李湛多唠一万寒元的。

  “好啊,交换,欧巴先说。”

  “啧啧...”

  李湛咂咂嘴,显然对林允儿鸡贼式的提议并不满意。

  “我要说四个,而你却只有一个。我先说,是不是有点不太公平?”

  林允儿当然知道李湛不会乖乖就范,“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生意可以慢慢谈么,反正她有得是耐心。

  “那欧巴先说三个,然后我再说。”

  提完条件,林允儿侧耳静听,当发现听筒中一片死寂,气哄哄的嘟起嘴。

  “两个!欧巴先说两个总行了吧?”

  “......”

  “一个!不能再少了!”

  “......”

  “欧巴还是不是男子,就不能让着我点?”

  “......”

  “好吧,我先说!我先说,欧巴总该满意了吧!”

  话音刚落,石沉大海半晌的悦耳男声再次浮出水面。

  “我回来了,不好意思,刚去倒了杯水。你说吧,我听着呢。”

  “......”

  林允儿脑袋抵住窗框,一脸生无可恋。

  她又不是傻西西,哪会相信对方什么倒水的鬼话。拨打的明明是手机又不是座机,倒水还用得着放下手机吗?

  再说,以李湛那副狗耳朵,即便放下手机也听得一清二楚!

  林允儿闷声不吭,长长的指甲在壁纸上不断辣手摧花,打算以冷暴力回击冷暴力。

  然而李湛只用两句话,便为这场耐力的比拼画上句点。

  “咦?人呢?允儿,你也倒水去了吗?”

  “呼哧...呼哧...”

  “奇怪,怎么也不说一声,没礼貌。”

  “呼哧...呼哧...”

  几声粗重而急促的喘气声过去,林允儿突然爆发了。

  “呀,李湛,你的脸呢?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你为什么这么坏?为什么?呀!我恨死你了!啊!”

  林允儿被气得语无伦次,吱哇乱叫。

  门口趴墙根的二人听到动静,对了对意味深长的眼神。

  李智昊得意的挑挑眉毛:怎么样,叫你出来没叫错吧。嗤...一点眼力价都没有,还当经纪人呢。

  金英俊掬起谄笑:是是是,您教训的没错,要不说您怎么能当领导呢。高,实在是高!

  李智昊瞪起眼睛:别怕马屁了,仔细听,里面又有动静了。

  林允儿尖着嗓子发泄了一通怨气,把电话拿到面前,听筒对准嘴巴。

  “电台,电台,电台,电台,我想到的是电台!”

  “电台?”

  李湛不禁有些错愕。

  刚要指责林允儿命题不准确,却猛然到她说的只是“节目”,“综艺”二字源于自己脑补,人家从头到尾提都没提过。

  趁林允儿用一通鬼哭狼嚎,把自己折腾得呼哧带喘的功夫,李湛的大脑围绕“电台”疯狂运转起来。

  从播出形式上分析,电台和综艺,一个是直播,另一个是录播。

  所以,除去问答环节需要和DJ提前对对台本,嘉宾的参演时长和节目的播出时长,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如此一来,便免去了综艺因放送量或看点不够,拍摄时间过长的顾虑。

  而从播出内容来看,电台的节目不存在任何竞赛性质,更多是闲唠嗑。

  嘉宾先和DJ拉哈几句,再接听几个观众来电,会唱歌的唱唱歌,不会唱歌的听DJ放放歌。

  时间一到,拎包走人。

  如果嘉宾再多几个,比如少女时代全员出席什么的。

  轰子们咋呼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侃大山,听众被吵的应接不暇,肯定发现不了郑秀妍开小差。

  钱虽然不多,离宿舍虽然也不近,但事情是真够少。

  郑秀妍去了唱首歌,不愿与独唱可以和成员们合唱。然后愿意聊便聊两句,不愿意聊就听别人聊,放空还不会被公众诟病工作态度敷衍塞责。

  只差不能嗑瓜子儿、喝茶水儿的电台,就遛弯散心来说,那真是极好的。

  最后,电台还有一个常规综艺永远无法比拟的优势。而这点,他可以加以利用......

  想到此处,李湛不由对电话那头骂他骂累了的林允儿刮目相看。

  少女,虽然你骂人不行,但肚子里还是有点东西的!

  “允儿啊。”

  “干嘛!”

  林允儿破马张飞似的应声,虽然没再口吐芬芳,但显然气还没消。

  “我想过了,你的主意,完全赞!”

  “......”

  林允儿咬紧牙关不,发出一丝声音,努力让自己表现得高贵冷艳一些,以免让总不拿她当回事的李湛更加看轻。

  可又按奈不住心底雨后春笋般蓬勃生长的雀跃,一对小拳头在空气中挥舞得虎虎生风。

  同时不由暗恨自己没出息,毫无底线的再三退让,被气个半死不说,人家随口夸两句就又心花怒放了,简直卑微的不要不要的。

  不想让宝贵的通话时间在沉默中悄然流逝,林允儿于是清了清嗓子,拿腔捏调的调侃起李湛来。

  “omo!我没听错吧?完全赞?这是wuli目中无人的制作人nim该有的台词吗?欧巴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李湛登时被气乐,颇为惋惜的摇摇头。心底认定得了三分颜色就要开染坊的林嘚瑟,是彻彻底底没救了。

  上赶着不是买卖,既然诚心夸奖反遭对方调侃,那就不夸好了。

  “内,我重新看了手里的下剧本,拿错倒是没有,只不过拿反了。”

  “咔嚓”一声,林允儿心田里象征喜悦的可爱小竹笋们应声而断。

  也就是相隔万里,太平洋救了这贱人。

  否则她恨不能当即做一盘“竹笋炒肉”,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在寒国,“Zzang”一般要配合竖起大拇指的手势。可李湛一个剧本拿反,直接变成了拇指向下,着实太气人了。

  “欧巴夸人能不能有点诚意?”

  林允儿只字不提刚刚的冷嘲热讽,把自己摆到受害者的位置,指责起李湛丧良心。

  李湛本欲开口驳斥,恍然想起林允儿不但是个顽皮成性的小屁孩,更是个会没理搅三分的小娘皮,浪费口舌争长论短的心思迅速淡了下来。

  再说,既然得知了能让情绪欠佳的西卡喵遛弯的好去处,那出言献策的林允儿便失去了利用价值。

  可以用完就甩...不是,可以卸磨杀鹿了。

  当然,直接挂断电话,还是显得太丧良心。

  为维护自己正人君子的形象,李湛决定用至理名言感化(惹恼)林允儿,让她主动挂断电话。

  “允儿啊,你年纪还小,又身处娱乐圈,未来将面对形形色色的诱惑和挫折...”

  李湛正说着看似前言不搭后语的开场白,听筒中忽而传来林允儿有气无力,半死不活的声音。

  “又开始了是么?”

  李湛微微一怔,脑子一时间没转过弯来,于是纳闷的问道。

  “什么又开始了?”

  “没什么,欧巴接着忽悠...哦,不对,是接着讲大道理。”

  “呃...”

  李湛被怼的嘴角直抽抽,觉得女孩果然还是傻一点更可爱。比如他家的傻西西,真是再可爱不过了!

  “忠言逆耳,你不愿意听,我也要说。”

  “没,我很乐意听。欧巴不要停,继续。”

  林允儿心思单纯,不管好话赖话,多聊几句总是好的。

  可李湛却狭隘了,在自己心思龌龊和林允儿未成年无证驾驶的立场上摇摆了半天,最终选择从善如流。

  不要停,继续!

  “嗯,诱惑和挫折,很多!所以...我要说什么来着?想起来了,所以要禁得住赞美,扛得住诋毁。”

  “内,谢谢欧巴刚赞美完,又诋毁我。”

  林允儿淡淡然的语气中,透着毫不掩饰的鄙夷。

  正话反话都让你说了,真是了不起!

  本姑娘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你这么凑不要脸的人了呢?

  “呃...你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就好。那什么,今天和你说话说太多,总口渴,我又要去倒水了,没什么事挂断吧。”

  见百试不爽的大忽悠技能被林允儿免疫,心思早就跑到电台上的李湛就坡下驴,顺势终断通话。

  再度听到倒水的蹩脚借口,林允儿非但不生气,反而因对方落荒而逃的架势感到有些好笑。

  “哈哈...缺德鬼!让你存心气我,反被弄得下不来台了吧,活该!”

  虽然逆风开局,但收官阶段总算扳回一城。林嘚瑟喜不自胜,志得意满的在窗台前蹦蹦跳跳,嘚瑟劲儿昭然若揭。

  “忽悠啊,忽悠啊,你倒是忽悠...嗯?”

  可这兴奋劲儿来得快,去得也快。

  “贱人,你又忽悠我!”

  林允儿怒吼一声,赶忙掏出电话,划开屏锁重播回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不信邪似的挂断、重播,可听筒中传来的依旧是......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往复数次后,林允儿咬牙切齿的将手机揣回兜里。

  “mo?竟然把我拉近黑名单了?缺德鬼,可真有你的!”

  而事实上,李湛还没缺德到拉黑林允儿的地步。

  只是刚挂断她的通话,便迫不及待的打给二十四小时值班的3V总部秘书处,不疾不徐的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

  “马上召集JackLee录音室所有员工,两小时后到岗,我要过去录一首曲子。”

  “另外,给我找一个视频剪辑团队。”

  “联系SBS和M-net电视台,索要少女时代两部团队综艺的所有拍摄素材。”

  “联系SK电信崔泰源,让他增设服务器,务必保证两天后Melon放送的网络直播通道流畅。”

  “联系S.M娱乐李秀满,让他转告SJ成员李晟敏,两天后那期《天方地轴》不用他参与了。”

  “哦,还有!让李秀满派人去KBS电视台...算了,没事了。”

  随李湛的一条条命令下达,安逸许久的秘书处在太阳彻底照亮大地前,紧锣密鼓动了起来。

  而半小时后,清潭洞三益公寓。

  李智昊和金英俊分别提着一大摞餐盒,亦步亦趋坠在闷闷不乐的林允儿身后,边走边挤眉瞪眼。

  金英俊:允儿xi和制作人nim吵架了?

  李智昊:不然你以为呢,八成是因为让西卡嫂子nim上电台节目的事,挨我哥训了。我哥啊,唉...心眼偏得厉害!

  金英俊:允儿xi真的也是...我怎么感觉不像啊?

  李智昊:你懂个屁!我哥多爱惜面子的人,怎么可能公然承认允儿嫂子nim的身份。要不是恰巧撞见过好几次,连我都被蒙在鼓里。

  金英俊:您看见什么了?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

  李智昊:大半夜我哥把车停在药店门口,允儿xi乔装进去买东西,你还觉得是误会...阿西巴!你竟敢套我话!

  李智昊刚想抬腿狠踹下属,裤口里忽然想起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

  三人顿住脚步,李智昊掏出手机,当看到来电显示上的“表哥”二字,登时头大如斗。

  刚和小小嫂子大吵一架,表哥不会掉过头拿我当出气筒吧?

  林允儿见李智昊面色发苦,瞬间若有所悟,气冲冲上前两步,摊开白皙的手掌索要。

  “是欧巴的电话对吧?给我!”

  望着伸手朝自己讨要手机的林允儿,李智昊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一时间进退维谷,脸拉得比苦瓜还长。

  “允儿xi...”

  您和我哥床头打架床尾和,别连累我个小叔子受夹板气啊。

  林允儿正在气头上,见李智昊犹犹豫豫,劈手抢过手机。

  连续按下接听键和公放键,却并没急于第一时间痛斥李湛忽悠未成年少女的恶劣行径,而是打算先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喂,智昊啊。”

  李湛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在静悄悄的夜色中显得格外清晰。

  “内,哥有什么事吗?”

  李智昊尽量保持语调平稳,谨防表哥发现自己被迫投敌叛变。

  李湛不疑有他,但仍旧表现得十分警惕。

  “你们把允儿送到宿舍没?”

  “我们...正在送允儿xi回去的路上。”

  李智昊一五一十的回答,小心翼翼的瞄了瞄身旁赌气囊腮的林允儿。

  旋即充当起和事佬,替她试探性的询问。

  “哥是要找允儿xi吗?用不用我把电话给她?”

  “不用不用!我先挂了,一会儿把她送回宿舍,赶紧给我回电话。”

  叮嘱过表弟,李湛挂断电话。

  躲着林允儿倒不是怕她什么,而是想把那四个数年后将陆续出现的综艺名字忽悠过去,太浪费脑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