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4章抓得住小偷,防不住女人
作者:温岭人      更新:2020-02-14 23:08      字数:4892
  抓小偷事件,总算得到了妥善解决,一切都由珍妮出面,金云飞也没被拘留。

  晚上,珍妮还专门设宴,名曰为金云飞压惊。

  四个女的陪一个男的,推杯换盏,一顿好喝。

  盛情难却,也是高兴,金云飞是来者不拒,五十多度的白酒,他以一敌四,空着肚子就干了一斤半。

  对自己的酒量,金云飞充分自信,以前不知道,现在他知道自己能喝多少,把四个女人喝趴下,应该不在话下。

  有件事要办在前头,金云飞拿出一张银行卡,拍到珍妮面前。

  “珍妮小姐,你替我赔了对方的医药费,我不知道是多少。这里面有二十万,没有密码,多还少补。”

  珍妮拉下脸不高兴了。

  闫妮妮问:“珍妮,你没事吧?”

  苏玉茹道:“珍妮小姐,你已经帮了大忙,不能再让你花钱么。”

  “我有两个不高兴。”珍妮道。

  刘大娥道:“珍妮小姐,说出来,为什么不高兴,是哪两个不高兴。”

  “一不高兴,金云飞还叫我珍妮小姐,不叫我珍妮姐。二不高兴,我是姐他是弟,姐为弟花钱,不该斤斤计较。”

  闫妮妮点点头,笑看着金云飞。

  刘大娥道:“珍妮,你这样说,说明你不了解金总。经济上他有两条规矩,是打死也不会变的。就是亲兄弟明算账,最难也不欠别人的钱。”

  珍妮噢了一声,“看来是我唐突了。”

  苏玉茹微笑道:“珍妮,关于姐和弟的问题,可能你搞错了。你以姐自居,但说不定,人家是你的哥呢。”

  珍妮连连点头,“对不起,对不起。这钱我先收下。”再看着金云飞问道:“云飞,咱俩先说各自的年龄如何?”

  有比较,才知道,珍妮与金云飞同岁,还小一个月。更巧合的是,两个人的阴历生日都是初九。

  大家都说两人有缘,让两人喝酒。

  珍妮先喝,金云飞不能落后,只好又喝了一两白酒。

  闫妮妮提议道:“云飞,你这就是认了一个妹妹了。干脆,把我们全收了吧。”

  全收了,这话说得好有内涵,大家齐声娇笑。

  也行,金云飞心道,有干妹妹,就可以有干姐姐,多多益善嘛。

  金云飞点头,四个女人兴高采烈,年龄摆出来一比较,顺序就产生了。

  苏玉茹是唯一的“四零后”,当坐大姐之位。闫妮妮三十有八,金云飞得叫二姐。金云飞与珍妮和刘大娥都是三十六,金云飞比珍妮大一个月,珍妮又比刘大娥大两个半月,老三老四老五的座次也很分明。

  闫妮妮道:“弟弟,你一下子多了四个姐姐弟弟,你得喝酒。”

  其他仨女的跟着起哄,要金云飞喝四盅。

  金云飞终于看出来了,这四个娘们,有一个共同目标,就是让他躺着出去。

  今天不知怎么了,不胜酒力,要搁平时,金云飞有千杯不倒的本事,今天就是无从发挥。

  但好在头脑清醒,打不过就跑,喝不了就赖,这是最后的办法。

  “我说各位姐姐妹妹,咱们的正事还没说呢。你们四个今天出去,有没有收获?收获有多大?我想听你们的汇报。”

  闫妮妮笑道:“我们明天向你汇报。现在的任务是喝酒,我们一人一杯,你一人四杯。”

  “这不欺负人么。”金云飞赶紧向苏玉茹求助,“苏姐,你是大姐,你不会也要欺负你弟弟吧?”

  不料,苏玉茹的话,让金云飞绝望,“弟弟,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弟弟就是用来被姐姐欺负的那个人。”

  女人们爆笑不已。

  金云飞欲哭无泪的样子,其实还能喝,他只是想不通,四个娘们怎么一下子这么团结呢?

  本来,苏玉茹和刘大娥是一伙的,闫妮妮和珍妮更抱团,这不到一天时间,就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其中必有蹊跷。

  难道,难道与昨晚的梦境有关?

  金云飞犹豫,女人们不干了。

  最勇敢的是刘大娥,端着酒盅凑过来,闫妮妮配合,硬把酒往金云飞嘴里倒。

  金云飞只能喝下。

  这下好了,有一必二,喝了一个,等于要喝四个。

  肚子里增加了四两白酒,心里在烧,脑子在晕,只能祭出下策,身体晃晃悠悠的,一头栽倒在餐桌上。

  只听闫妮妮道:“苏姐,他真醉了?”

  苏玉茹道:“就是没醉也不能再喝了,空着肚子喝两斤白酒,也就是他还能扛着。”

  珍妮笑道:“够了,够了,别把他喝坏了。”

  闫妮妮道:“珍妮,去把醒酒汤拿来,咱们仨个扶他回房间。”

  刘大娥力气大,自告奋勇,“我来背他。”

  金云飞真被刘大娥背回了房间。当然,也就是到电梯的那段距离,加上出了电梯到房间的十几米。

  趴在刘大娥背上时,金云飞想到王九旦,心里起了个坏念头,狗日的,你老婆也蛮可爱的么。

  三分清醒,七分迷糊,金云飞浑身没劲,任人摆布。

  那碗所谓的醒酒汤,金云飞快喝完时,才发觉不对,但已经晚了。

  没过几分钟,金云飞就进入了梦境。

  不对,是进入了一个疯狂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他变成了一个疯子。

  他面对着苏玉茹,面对着刘大娥,还有闫妮妮和珍妮……

  后来,没有了后来,因为梦没了,因为他真睡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时,又是临近中午,金云飞起身洗了个冷水澡,努力让自己恢复正常。

  去餐厅吃了午饭,金云飞回到“总统套房”,东瞧瞧西瞅瞅,终于发现了房间的秘密。

  这个“总统套房”除了一个正门,竟然还有四个暗门。两个暗门连着客厅,另两个暗门直通卧室。

  金云飞一边研究,一边试着打开暗门。

  功夫不负有心人,四道暗门都被他打开了。

  秘密不再是秘密,四道暗门通向四个房间,这四个房间现在的房客,正是苏玉茹、闫妮妮、珍妮和刘大娥。

  这就是说,他被女人给耍了,一辈子只有他耍人,却没想到阴沟里翻了船。

  生气,与事无补,报复,没有必要,总而言之,给点惩戒是绝对应该的。

  金云飞想起了学中医的二娘舅,曾给他的一个偏方,嘴角慢慢地挂起了坏笑。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