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2章书店抓小偷,金总进警局
作者:温岭人      更新:2020-02-14 09:49      字数:4916
  金云飞不疑有他,以为自己年纪大了,出门累也算正常。

  这些日子,他把每天一二个小时的健身时间,全用于高考复习,可能是真的累了。

  这趟出来,金云飞还有一件要紧的事,去省新华书店买书。

  没看见几个女人的身影,金云飞乐得清静,在宾馆餐厅吃了午饭,出门叫了出租车直奔新华书店。

  省新华书店,金云飞心目中的知识殿堂,一楼二楼三楼全是书。

  与高考有关的书籍全在二楼,金云飞有备而来,拿出一张单子,全是市新华书店没有的参考资料。

  反正不计成本,金云飞见书就买,也不管有用没用,足足花了三千七百多元。

  大客户,书店很重视,帮忙打捆,搬到楼下,还派人出去联系客货两用出租车。

  金云飞拿钱结帐,服务台前,排着四个人,两男两女,那两男的,一黑一白,一看就是老外。

  老外不稀罕,金云飞心道,我外甥就是半个老外,我弟媳整个都是老外,还生了半个洋侄子呢。

  正胡思乱想,前面的女的结帐走人,大家正不约而同地往前挪时,金云飞有个让他精神大振的发现。

  那个个子不高的黑老外,正伸出一只手,两个手指伸到前面那位女客人的肩包里,迅速地把钱包夹出来,再放进了自己开着的提包里。

  小偷,还是洋小偷,金云飞咧着嘴乐了。

  洋小偷得手后要溜。

  金云飞灵机一动,跨上一步,与那白老外肩并肩,再哎哟一声,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这一蹲可不要紧,金云飞伸出一腿,绊了那个黑老外一下。

  黑老外猝不及防,趴倒在地嘴啃泥。

  但黑老外很快爬起,要溜之大吉。

  金云飞再叫一声哎哟,也扑倒在地,怀里的那本新英汉词典,足有两厘米厚一斤多重,迅猛地飞向了黑老外。

  不偏不倚,新英汉词典正中黑老外的后背,砸得又重又响。

  黑老外扑通一声,又趴倒在地,手里的包飞得老远。

  这回惨得很,黑老外是直接脸冲地,不仅鼻子骨折,还鼻血喷涌,忒吓人了。

  金云飞装惨,捂着自己那完好无损的脸不肯起身。

  这时,观众们大概已看出怎么回事。

  被偷了钱包的是个女大学生,胸前挂着“江浙大学”的校徽,摸了摸自己的包,叫道:“我的钱包,我的钱包没了。”

  金云飞还不起身,指着黑老外道:“姑娘,你的钱包在他的包里。”

  捉贼捉赃,铁证如山,你老外有什么了不起的,照样抓你没商量。

  书店的人,有的打电话报警,有的揪住那个黑老外。

  也就是老外,大家有点忌惮,没揍他,也没拿绳子捆他。

  金云飞得意,既买了书,又抓了小偷,一举两得。

  不料,得意之时,后背受到重重的一击,金云飞这回真的扑倒在地。

  是那个白老外,原来他与黑老外是一伙的。

  白老外身材高大,颇有力道,一脚踢得金云飞差点背过气去。

  只见那白老外紧跑几步,推开人群,牵起黑老外的手直朝外奔。

  大意失荆州,轻敌吃了亏,金云飞岂敢罢休。

  眼看着俩老外已逃到了门口。

  说时迟那时快,金云飞双手撑地,用力朝后一推,身体朝门口飞滑过去,像脚上穿了溜冰鞋,滑得又快又猛。

  俩老外刚刚一只脚迈到了门外,金云飞的身体就追上了他们。

  金云飞根本就不动手,撞倒两个老外后,他装作艰难的爬起来,左一脚右一脚的往俩老外身上踩。还踉踉跄跄,连续几次下蹲,都把自己的臀部砸倒俩老外的身上。

  俩老外惨叫连连,金云的每一脚踩和每一下臀蹲守,都能换来一声惨叫。

  毕竟人生地不熟,金云飞见好就收,因为俩老外已昏死过去了。

  这时候,书店的人不干了,反倒围住了金云飞,你把老外干得太惨,他们没法交待。

  金云飞生气,这叫什么事啊,此处不买书,自有卖书处,老子还没付钱,不买你的书了。

  警车,救护车,先后赶到。

  一小时后,金云飞已坐在派出所的讯问室里。

  对面坐着三个警察,两男一女,女的做笔录,两男的一中年一青年,负责开口询问。

  还没开口,就有人叫中年警察接电话,电话是从医院打来的,估计是汇报那俩老外的伤势。

  十多分钟后,中年警察才回到询问室,脸上居然还带着些许笑意。

  金云飞随身携带的身份证和名片及手机,都摆在桌上,中年警察拿起来一一看过。

  “还是个老板,出手这么重啊。”中年警察道。

  金云飞问道:“同志,我可以纠正一下你的说法吗?”

  “哦,你说。”

  “想必你已经询问了当时在场的目击者,我并没有动手。请注意,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动手。所以,你说我出手重了,这句话是不对的。”

  “我收回这句话。但我们看打架的严重性,主要是看后果。两个人,一个断了左腿和三根肋骨,一个断了右臂和五根肋骨,这绝对是重伤了。”

  “同志,你又说错了。这不是打架。我是在见义勇为,是抓小偷,还是洋小偷。”

  中年警察笑了,“你说得对,你是在抓小偷,你是在见义勇为。但是,那俩小偷是在校大学生,是外国人。你的见义勇为,已经成了涉外事件,他们的律师正在医院,很快就会赶到这里。”

  “同志,你又说错了。什么叫涉外事件?明明是治安案件嘛。哪怕是火星人,在中国的土地上,也得遵守中国的法律。”

  中年警察不生气,反而笑眯眯的,“金老板是吧,我没说你做得不对。但实在是情况特殊,你把他们伤得太重,他们又是外国人。”

  金云飞好奇地问道:“是哪国人?”

  “都是美国人,留学生。”

  “噢,我打得好,我打得太轻了,我应该打得他们下半生生活不能自理。”

  中年警察一脸愕然,“金老板,你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跟美国人有仇?”

  “有仇,深仇大恨。”

  中年警察起身,掏出两支香烟,递给金云飞一支,自己也点上火吸了几口。

  “金老板,你能告诉我,你与美国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