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二章 庄氏商行的主人,庄冥!
作者:六月观主      更新:2020-06-30 10:38      字数:0
  太虚化龙篇正文卷第四三二章庄氏商行的主人,庄冥!太元宗外门弟子晋升内门,对高层而言,只是小事,可对外门弟子而言,对这些底层修行人而言,则是关乎命运转折的大事。

  对各宗而言,世间许多事情,也是从细微之中,而推算大势。

  哪怕外门弟子晋升之事,都不怎么放在高层人物眼中,但是在各宗之下,自然也有类似于大楚学士府的存在,他们在自有一批人手,盯住各方的“小事”,所谓职责所在,事无巨细,皆须记载。

  即便在如今暗流汹涌的局势下,也依然没有例外。

  正如庄冥预料,在场之中,自有大楚学士府的人,有明面上各大学府主事之人,也有暗中的人手。

  除大楚之外,其他四大仙宗,包括真元宗在内,也未必没有眼线。

  就连天机阁都有眼睛盯在这里。

  天御福地之外,其他的仙宗各派,也未必就真的是不敢对天御福地加以窥探,在场之中,或许还有某一些不知名宗门的眼睛。

  “坐在上方主事的,是各地学府的主事之人。”

  庄冥指向上方,如是说来。

  如今大楚王朝与太元宗尚未撕破颜面。

  过往的规矩,便还依然有效。

  这一次招收外门弟子,依然是准许旁观的。

  外门弟子的家眷亲友倒不怎么显得重要,主要是太元宗准许各地学府主事之人的观看,借此以保持公正。

  毕竟这些学府主事人,总要维护自家学府出来的学子,免得出现偏私之举。

  而太元宗需要的,也只是出色的弟子。

  所以对太元宗而言,这种选取内门弟子的事情,越是公正便越好,自然也不需要偏私,于是这各地学府的主事人,便也算是当了监察的眼睛。

  只不过,再怎样公正的规矩,终究是由人来定。

  人有私心,规矩下的这些事,就难免有些偏私。

  只是有着各方学府监察,偏私的举动便不会太过于明目张胆而显得过于恶劣。

  ——

  上方所在,十位道承长老,合力以金丹级数修为,凝就一层光幕。

  外门弟子当中,许多在养气级数的境界,但也不乏道印级数,他们能在晋入内门之前,提早凝就道印层次,已算是极为杰出。

  而在道印级数走得更高的,已有资格免去比斗,直接晋升内门。

  至于金丹级数,那是真传弟子,甚至长老的修为。

  外门之中,自然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人物,即便是有天纵奇才,也在道印级数时,被选入内门了。

  所以此时,十位道承长老凝就的光幕,应对外门弟子的比斗,自然是无比稳固的。

  “我太元宗外门弟子,晋升内门之事,于今日开始。”

  当头一人,是个中年女子,宫装打扮,端庄典雅,只是她神色有些漠然,说道:“此次择取三十名内门弟子,分别检验四大方面的修行成果。”

  太元宗对外门弟子晋升内门的四大方面,是斗法、炼丹、炼宝,制符。

  在场之中,人有数百之多,修为难免参差不齐,但差距并不会太过于巨大。

  真正修为较高的,展露出了修行天赋之后,无论斗法方面的经验与意识如何浅薄,都已经破例,提早收入内门。

  所以余下弟子的差距并不会太大,因此不是以修为分高低,而是以争斗来分高低。

  但太元宗毕竟不是专于杀伐的宗派。

  因此,在炼丹、炼宝、制符等方面,有出色天赋的弟子,也可破例收入内门。

  这四大方面,一般来说,只是统合起来,再取得其中均衡之数,来分高低优劣,择取其中优秀弟子,收入内门。

  但若有某一方面,出色到了极点,无论其他方面多么低劣,都足以让太元宗破例收取。

  “本座定下名单,今次四百二十五名外门弟子,可择取三十位,晋入内门之中。”

  齐长老这般说来,伸手一挥,当即有光芒闪烁,映照天穹之上。

  众人均是目光朝着名单看去,寻找自己的名字,或者自己在意之人的名字。

  而庄冥背负双手,扫了一眼,微微一笑。

  柳河低声道:“据说上次公布名单,有资格竞争内门弟子名额的,约有四百二十八人,其中就有霜灵的名字。”

  庄冥点了点头,道:“我看过名单。”

  四百二十八人,目前只有四百二十五人,有三人不在其中。

  在临行之前,封论老道还给庄冥探了一些消息。

  所以庄冥对这缺少的三人,倒也并不陌生。

  第一个便是霜灵,她是因为被擒下了。

  另外二人,倒也不是奸细。

  有一人在半月之前,晋升道印中游,修为甚高,被提前收入内门。另一人初成道印,修为不高,斗法层面也颇为笨拙,但炼药造诣很高,也被提早收入内门。

  原本霜灵是这一批外门弟子当中,最为出色的,修行天赋高,炼药造诣也高,无论哪一个方面,都足以破例,免去这次选拔,提早晋升内门,而且她两方面的天赋,集合于一身,愈发显得出色,更是让太元宗的长老,已早有关注。

  可惜临近此事,却被谢归海告发了身份来历,押在后山,囚禁了起来。

  “四百二十五人,避免争斗受伤,先行开炉,选择炼丹、炼宝、或是炼药,在此番考核之后,再行比斗。”

  齐长老这般说来,目光扫向下方,尤其是各大学府的主事之人。

  这些人当中,基本都是大楚王朝的眼线。

  而藏在暗中的,究竟还有多少,便看不清楚了。

  她言语落下,伸手一挥,便接引外门诸位弟子上前。

  而在稍下方的各大学府主事人,尽都有些凝重之色,摒弃身后大楚王朝官职不说,他们也都是各大学府的老师,修为虽然不高,但这些弟子毕竟是从自家学府出来的,能否晋入内门,实则也关乎自身的利益奖赏。

  然而就在这时,却听得一个平淡的声音,缓缓响起。

  “且慢。”

  “……”

  平淡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显得颇为突兀。

  众人纷纷看去,便见人群之中,有个年轻男子,身着金纹白衣,神色淡然,气息幽深,竟看不出修为深浅。

  而在这年轻男子的身后,赫然也有一个身材挺立的男子,戴着青铜面具,显得寒气幽深。

  “你是何人?”有位年逾古稀的长老,哼了一声,起身来,喝道:“在我太元宗下,竟敢扰乱我门中之事?”

  “非是扰乱。”青铜面具的男子,声音清冷,说道:“只不过这一次的外门弟子,似乎比前次公布出来的名额,少了三人,这于理不合,而我家公子,一向讲理。”

  “……”

  十位道承长老均有惊愕。

  众人也面面相觑。

  此人是谁?

  竟敢妄言太元宗内部之事?

  “太元宗内部之事,连各地学府都无异议,人数择选,自有一番道理,与你无关。”那长老挥袖道:“我太元宗以礼待人,但也不是闲杂人等可以再次捣乱的,你若胡言乱语,纠缠不休,便莫怪老夫一剑斩了你。”

  “好大的口气。”青铜面具的男子,冷声说道:“这件事情,我管定了!”

  “大胆!”

  有数位长老,纷纷起身来,气势迸发,怒意升腾。

  十位道承长老,诸位外门弟子,包括各方人物,无不感到惊异。

  此人是何来历?

  修为似乎不算高,但竟敢插手太元宗之事?

  就算是真玄大修士,也不敢在太元宗下,如此肆意妄为,张扬跋扈!

  “……”

  中年女子心中一凛,伸手拦下了诸位长老,而目光落在那青铜面具,以及那一身法袍上面。

  青铜面具,纹路玄奥,幽深莫测,这是法宝。

  法袍气息内敛,也是一件法宝,甚至极有可能是真玄级数的法宝。

  这青铜面具的男子,穿着不凡,气势不低,出身必然极为尊贵。

  这样的人物,按道理说,不会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

  她这样想着,目光移到了青铜面具男子身前的一人身上。

  这是个年轻男子,面容清俊,笑意吟吟,气度显得颇为不俗。

  “他是你的人?”齐长老问道。

  “不错。”庄冥点头道。

  “你又是什么人?”齐长老道。

  “多管闲事的人。”庄冥笑道。

  “放眼世间,没有谁能够在太元宗内多管闲事,哪怕真玄大修士,都不敢如此狂妄。”齐长老摇头说道。

  “就事论事,我似乎也并不狂妄。”庄冥说道。

  “你究竟想干什么?”另一位长老,按捺不住,隐有杀机。

  “找一个人。”庄冥对他杀机视如不见,只轻声回应道。

  “什么人?”齐长老问道。

  “霜灵。”

  庄冥声音才落,齐长老便露出异色。

  其他几位道承长老,只是隐约听过这个名字。

  然而她却极为熟悉这个名字。

  而且外门之中,似乎也有很多人,熟悉这个名字,显得更为惊异。

  “你究竟是谁?”齐长老握住了法宝,秀丽的眉眼当中,渐生寒意。

  “庄氏商行的主人。”

  白衣年轻男子,往前走了一步,轻笑说道:“我叫庄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