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炼体之法
作者:从不吃野味      更新:2020-02-14 15:55      字数:6518
  在唐奕刚问之后,帝江便及时的给他了反馈。

  “你之所以的肉身比一般人族修士强横很多,一半是因为龙虎九极拳,另外一半是因为我那千辛万苦才炼制出了造化升灵丹。没有造化升灵丹你就算告诉这只火猊灵猴,它也不会如你一样,武道之力进境的那样快,而且也不会感应出那十二个先天窍穴。”

  听完帝江的话后,唐奕便愈发的坚定了主意后:“能得前辈指点,晚辈又怎会敝帚自珍呢。”

  达成协议后,唐奕先讲了自己感觉体内命脉的心得,甚至将昆仑的六合乾元功的功法全部都告诉了马六,反正他也不但心昆仑会知道是他将功法传了出去。

  待唐奕讲完之后,马六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就连那只小火猴来挠它的脸,他也没有反应。见那只小火猴无聊时又想和自己对招时,唐奕赶紧跑的远远的。

  “果然奇思妙想,让我获益良多。”

  一刻之后,听见马六两说两个成语,唐奕还在心中嘀咕,你一个妖兽,文采竟然还不错,但脸上却是一副谄媚之象道:“能让前辈夸赞,晚辈真是受宠若惊啊。”

  “你的诀窍确实值得我用火猊灵猴兽体强横的秘密来交换。”

  马六说完后就直接给唐奕讲起了火猊灵猴兽体强横的秘密,开始的时候唐奕听得有些晕头转向,马六见状便又详细的讲述了人族和妖兽身体之间的差别,等唐奕听懂之后顿时感觉后悔起来,这不是自己炼体时的先天胎息之法吗?要不是马六是只结丹期的火猊灵猴,唐奕真想暴起骂人,不,是骂猴。

  但慢慢的唐奕被马六的话深深的吸引住了,直到马六讲完,唐奕忍不住惊叹造物之神奇,妖兽中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修炼法门。

  确实马六刚开始讲的就是唐奕在淬体时,就已经学会的先天胎息之法,但后来才发现这先天胎息之法只是火猊灵猴兽体强横的秘诀的基础。

  在炼气期之后,唐奕便很少用先天胎息之法来炼化天地灵气了,因为速度太慢,远不如炼化灵石来的快。而现在这先天胎息之法,在马六的嘴中却成了修炼武道的最强法门。

  在以前所有的修士都是都将天地灵气炼化后,循规蹈矩的从经脉中流过后纳入丹田气府内,几乎没人敢将天地灵气炼化后而储存在身体其他地方,因为那样会使身体气机与天地灵气相冲,而落得爆体而亡的下场。但作为妖兽的火猊灵猴,凭借天生便拥有的强横兽体,硬是创出了炼体的法门。

  在马六讲到玄妙之处,唐奕甚至都忘记了呼吸,一字不落的将马六所讲的法门记在脑海之中。

  看着唐奕聚精会神的样子,马六却在心中盘算道,人族修士就算学会了我们火猊灵猴的炼体之法,然而没有天生的血脉之力,也只会效果甚微。

  马六见完成自己的承诺之后,便带着小火猴离开了这里,临走时对着还在发懵的唐奕说道,若有机会去西莽群山,可以去齐天岭找他。

  过了好久,唐奕才从震撼中清醒过来,心中大喊道,这炼体之法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无上法门。

  原来这炼体之法竟也与命脉有关,唐奕刚才给马六讲怎样感受命脉之时,并未明说他现在已经将全身命脉都全部贯通。

  这场交易看似是唐奕教马六如何感应命脉,而马六教唐奕若何使用感应出的命脉,只不过马六认为没有火猊灵猴一族的血脉之力,想要将天地灵气纳入命脉之中又谈何容易,他却不知唐奕早在之前便能将气府内真元贯入命脉之中,从而催发出气芒。

  显然这场交易是唐奕占了天大的便宜!

  平复心境之后,唐奕找了一处茂密的灌木丛,藏在里面之后便开始修炼这炼体法门。

  淬体与炼体虽只有一字之差,但却有云泥之别。唐奕之前淬体整整花了八年时间,也只是让他的力量可以凌驾于普通凡人之上,但如果日后能够炼体大成,他相信就算不靠道术法宝他也能横行整个修真界。

  在唐奕看来,这炼体之法最神妙的地方,便是可以从外界将天地元气一点一点的纳入命脉之中,就算不流入经脉之中,也不会使身体气机与天地灵气相冲。只是他还是想的有些简单了,以他现在引魂圆满的神魂之力,也只能坚持半刻,去控制着天地灵气进入那细若游丝的命脉。

  在精神与神魂都到达极限时,唐奕才停下了修炼,暗道这炼体之法果然不是一日之功。没有强大的神魂之力作为依靠,想要大成的话,无意识痴人说梦,好在他今日已经可以顺利的入门,以后那就只是时间问题。

  当唐奕准备起身的时候,突然,身体内传来一阵巨大的撕裂之感,让他疼的都叫不出声来。按马六所想,没有火猊灵猴一族的血脉之力,就根本不能承受这炼体法门对身体造成极大的负荷,即便是唐奕的身体经过了造化升灵丹的改造,一时间也疼得他站不起来。

  良久,唐奕发出了一声苦笑,天斗元雷伞与那九种雷法道术,现在还有这武道炼体之法,都离自己太远了,现在还是一路向西吧。

  广元大陆的边界,在往西去便是血魔门的地盘。

  和蜀山一样,此次也有邪心宗和寂灭海的弟子,前来相助血魔门来剿灭兽潮。不过,邪心宗和寂灭海此次被派往的地方都还在西边,与蜀山交界之地的兽潮,则是有血魔门自己来剿灭。

  祁连大陆便是与唐奕所在的广元大陆接壤。

  在一处村庄之内,一名面容狂狷神色邪魅的年轻人,真在细细的端详着手中的一块血肉。

  “没想到都已经挖出来快半个时辰了,竟然还在跳动。”

  原来这个年轻人手中拿着的是一颗心脏,而且还是人族的心脏。

  “魔道贼子,你必然不得好死”,在年轻人面前此刻正跪着一个身体被长枪洞穿,斜定在地上的的修士。

  面对那修士的咒骂,这个年轻人只是阴声一笑道:“区区炼气期的修为,就敢与人自称祁连三杰,真是可笑,赶紧供出你们的另外一人所在,否则你的下场将和他一样,难以活命。”

  “呸,我难道不知道就算我说了你也也不会放过吗?我三弟的下落,你休想知道!”

  “哼,不识抬举,那就送你们一同下地狱吧”,言毕之后,这个年轻人便射出一道血箭,将跪在地上修士的头颅刺穿,接着又把手中的心脏捏爆,面色残忍的环顾四周,想要找出那只漏网之鱼。

  许久之后,这年轻男子才放弃了用神魂去搜索祁连三杰中跑掉的一位,转而笑道:“又有猎物上钩了,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让先祖对我刮目相看。”

  唐奕这会儿已经走到了广元大陆的边界之处,心道在往西走就是血魔门下辖的祁连大陆,他便想着等天黑了在出发,那样再使出磐龟敛息术就不易被别人发现了,只盼能遇上几个修为低下的血魔门弟子,好杀了回去给橙夕真人交差。

  马上夜幕就要降临了,准备出发的时候,唐奕远远的便察觉出一里之内,有人向东他这边跑了过来。唐奕心中大喜,这东边之地就是血魔门的地盘,难道真让我碰见了一个修为低下的弟子?能被他神识察觉出来,唐奕很自然的便认为那人的修为肯定不如自己。

  然而当唐奕潜藏一会儿,看见那人之后便失望起来,因为那人的身着打扮明显不是一般的宗门弟子,心道,既然碰见了就将他截住,也好打听一下血魔门的情况。

  眼看那修士就要接近自己的时候,唐奕突然从树上跳了下来,还没等他说话,那个慌忙疾跑的修士便两眼一翻被他吓晕了过去。唐奕还以为他只是普通的世俗之人,真气一探之后,才发现这人那是一名修士,炼气期的修士。

  用力拍打了几下那个修士的胸口,那人咳嗽了几声才醒了过来。

  刚看见唐奕时,那修士满脸的惊惧,跪在地上急声道:“前辈饶命啊,我们只是路过那里,求前辈放过我吧。”

  修道将近二十年来,首次听到有人喊他前辈,一时间竟让唐奕有些飘飘然的感觉,强行压制嘴角的笑意,唐奕端起架子道:“休要惊慌,你究竟碰到何事,慢慢说于贫道。”

  这会那修士才发现唐奕身穿的道袍并不是之前遭遇的那个年轻人,便缓了一口气道:“看您打扮,莫不是昆仑的前辈?”

  “贫道正是昆仑门人,还不将你所见说于贫道!”

  这修士的神态极大的满足了唐奕此刻的虚荣心,让他这会都快把下巴扬到天上去了。想我一直以来都是畏首畏尾的面对那些修为高强之人,而现在竟也成为了别人口中的前辈,这或许便是我慢慢变强的证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