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剑指胭脂山
作者:稻草天师      更新:2020-02-14 00:53      字数:6486
  入夜,曹思源和秦飞率领亲卫营陪同徐锐离开汗庭,队伍沿着尚未来得及清理的战场一路往回赶,跑出整整三十里,来到一处小小的高坡。

  在高坡之后有个小小的营帐,周围还有几头零星的牛羊,看上去很像散居的牧民。

  距离营帐还有二十余米,徐锐拉停战马,身后的亲卫也都随着他停了下来。

  徐锐二话不说,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缓缓朝营帐走去。

  “将军,大帅这么晚了还要专程赶过来,究竟什么人住在这啊?”

  秦飞不解地问曹思源。

  曹思源朝营帐努了努嘴。

  秦飞朝营帐望去,只见月光下,帐篷的门帘忽然被人掀开,一个纤细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身影显然有些着急,见到徐锐身体微微一愣,然后立刻朝徐锐飞奔而去,一头扎进了徐锐的怀里。

  “那是公主?!”

  秦飞惊愕地问。

  曹思源点了点头:“除了公主,这天下大概没有第二个女人能扎进咱大帅的怀抱了。”

  秦飞看了看四周,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喃喃地问:“公主不是在咱的大营里吗?”

  曹思源瞟了秦飞一眼道:“谁说公主在大营里?”

  秦飞惊道:“若公主不在大营里,大帅为何不让全军进攻汗庭,而是分出一半人马守卫大营?”

  曹思源笑道:“这就是大帅的高明之处啊,所有人都以为公主在大营里,所以咱们的大营就会像黑夜里的灯塔一样,不停地吸引那些飞蛾来扑火啊!”

  秦飞到底十分聪明,被曹思源轻轻一点顿时恍然:“我明白了,草原大军来去如风,若是他们不想同咱们决战大可以放弃汗庭远遁草原,保留大量主力。

  所以大帅让草原人误以为我军分兵是怕身在大营的公主有失,故意吸引敌军主力前来攻营,然后再用强大的火力和堑壕大量杀伤敌军主力!”

  曹思源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是啊,草原贫瘠,这里最珍贵的资源从来都不是土地,而是人口,大帅压根就没把什么汗庭放在眼里,他想要的是消灭乌力吉的有生力量。

  你看这一战,我的前出大军带走了近一半的火炮,绝大部分天启战车,又有一百多只热气球助阵,可以说占据了大部分资源,可不算逃走的,真正被咱们打死的敌人也不过两三万人。

  但大营那边,先是火炮轰击和地雷阵,后来又是死神营,一战下来恐怕歼敌最少也有十万。

  我也是打完这一战才明白,前出大军是为战场牵扯战略空间,施加战略压力,真正歼敌的杀招却是大帅留下的天启卫大营。

  多简单的战略啊,可就是如此简单的战略却能取得这般不俗的成绩,这就是咱们大帅的厉害之处!”

  秦飞听着曹思源的感慨不住地点头,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疑惑地问:“将军,咱们作战之时公主殿下就一直在这?”

  曹思源点了点头。

  “没人护卫?”

  秦飞又问。

  曹思源又点了点头。

  秦飞脸色一变:“此地距离汗庭不远,绝对在乌力吉的侦查范围之内,若是被发现了可怎么办?”

  曹思源笑道:“草原上像这样的散居牧民并不少见,乌力吉的注意力都放在咱们身上,即便斥候真的来过这里也不会发现,何况成大事者争的就是天命,大帅恐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才和老天爷赌了这一场。”

  “赌?”

  秦飞赞叹道:“这么说来,大帅赌赢了。”

  曹思源叹道:“赢是赢了,可是还不够啊……”

  “将军在说什么?”

  秦飞问到。

  曹思源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什么,快准备准备,一会儿咱们偷偷将公主接回营中,此地看到的种种切不可传出去,否则将公主置于险地,让那些御史言官知道了又该聒噪。”

  秦飞点头道:“将军放心,这次来的都是自家兄弟,知道轻重。”

  月色之下,栖霞公主紧紧靠在徐锐怀里,感受着跃动的心脏,一颗悬着的心总算安稳下来。

  “辛苦你了……”

  徐锐轻声说了一句。

  栖霞公主摇了摇头:“辛苦的是你,我知道你一定能打赢,只是就这么等着罢了,能看看美丽的草原风景也不错呢。”

  徐锐轻轻抚着栖霞公主的头,柔声道:“你总是那么宽慰我,就不怕哪天我真的失手么?”

  栖霞公主摇了摇头:“不怕的,我知道战场上没有常胜将军,赢了我便陪着你享受世人敬仰,输了也不过是陪着你到鬼门关前走上一趟,仅此而已。

  有你相伴我便知足,无论身在何地,所遇何事都不重要,一日是朝夕,一生也是朝夕,既然已有朝夕,又有什么可畏、可悔?”

  徐锐闻言心中感动,没有说话,紧紧地抱住了她。

  汗庭决战结束之后,天启卫摆出一副外松内紧的阵势,开始就地修整,救治伤员、检修武器、养精蓄锐等待后续补给。

  宏威十九年九月十八,从天骐关运来的弹药和粮草终于到位,修整之后的天启卫也重新焕发出虎虎生威。

  然而徐锐依旧没有任何行动的意思,仿佛想要守着汗庭过一辈子。

  原本的汗庭王帐现在变成了天启卫的帅帐,张佐烽和林绍东在帅帐外嘀嘀咕咕地说了好一会儿话,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还没有发现草原人的踪迹吗?”

  张佐烽轻声问林绍东。

  林绍东摇了摇头道:“自从汗庭决战之后,草原人就好像空米缸里的老鼠,绝迹了!”

  张佐烽脸色一变道:“看来这群草原人是铁了心想要和咱们耗了,拖过眼下这几个月,草原便会进入冬季,到那时大雪封山,寸步难行,大军停留在这里靡费颇多,等不了多久就得撤回天骐关内。”

  “谁说不是呢?”

  林绍东叹了口气道:“大军眼下锐气正盛,但若是拖得一段时间,士卒们思乡厌战的情绪一上来,恐怕军心不稳呐。”

  张佐烽摇了摇头道:“这帮草原人就好像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等咱们一退兵,用不了几年就能缓过劲,重新发展起来。

  可是茫茫草原啊,想要找到那些缩头乌龟谈何容易,现在我是真的理解先辈们为何打了胜仗却无法一举解决草原之患了。”

  林绍东笑了笑道:“不要灰心,咱们不同的。”

  说着他朝帅帐的方向看了一眼,不再说话。

  张佐烽知道他口中的不同便是有徐锐坐镇,想到徐锐神鬼莫测的手段,他的心中也不禁燃起一阵希望。

  帅帐之中,小胡兴冲冲地走到徐锐身边道:“鬼谷的内应终于把消息传回来了!”

  徐锐闻言大喜:“哦,快说说是什么情况?”

  小胡道:“资源有限,信息很短,大约是说汗庭决战后的第六日,乌力吉终于重新整备大军,当初的三十万铁骑只剩六万残兵败将,除了被咱们杀死和俘虏的,大部分都在草原上跑散了。

  苏赫巴鲁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立刻纠集六七个小部落向乌力吉发动猛攻,妄图和乌力吉当年一样,利用刀兵夺取大汗之位。”

  徐锐闻言冷笑一声道:“苏赫巴鲁想要趁他病要他命,可是乌力吉还算有两把刷子,即便虎落平阳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小胡点头道:“又被你猜对了,苏赫巴鲁的十五万联军在乌鸦河畔追上了乌力吉的六万残兵,双方大战一天一夜,乌力吉竟然率领残兵击溃了苏赫巴鲁的联军。”

  徐锐眉头一皱:“仓荒之下还能有此战果,乌力吉果然韧性十足,不简单呐。”

  小胡笑道:“这一战乌力吉也是惨胜,胜利之后不敢耽搁,立刻朝他发家的老巢去了,恐怕是打算修整一个冬季再出来报仇呢,这样一来你迅速平定草原的计划可就搁浅了。”

  徐锐摇了摇头:“不会,他疗他的伤,我平我的草原,互不耽搁。”

  小胡一愣:“什么意思?”

  徐锐笑眯眯地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明日咱们就开拔,剑指胭脂山!”

  “你说什么?”

  小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惊失色。

  也难怪小胡如此惊讶,要知道汉人对草原的历次战争虽然胜多负少,但由于种种原因,凡事对这座祭奠长生天的圣山开战的却一次也没有赢,反倒酿成了几次转折性的重大失利。

  然而徐锐却好像完全不担心历史,依旧笑得自信非常。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