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地狱狂飙
作者:驿路羁旅      更新:2020-02-14 16:15      字数:10654
  废土地狱的灰烬平原上,距离午夜之时已经不剩多少时间了。

  在熊熊燃烧的骷髅机车边,梅林正在和渣康以及恶灵骑士沟通着最后的事宜。

  “这恶魔的身体灌注这么多金属鎓,最多就撑几分钟。”

  梅林活动着手臂,就像是感知着一件新衣服一样。

  他感应着这具实力一般,但基本上可以抵御大部分毒素的恶魔之躯。

  时间有点紧,这废土地狱里肯定还有更厉害的恶魔可以被占据。

  但时间不等人。

  凑合用吧。

  梅林活动着身体,走到恶灵骑士身边,他对扎坦诺斯说:

  “最后一个要求...今晚,让强尼来开车!”

  “你疯了?”

  扎坦诺斯怒吼道:

  “他会被那些恶魔随手杀死!他只是个普通人!没了我的保护,他连最弱的劣魔都打不过!”

  “但他的车技,是你的十倍以上!”

  梅林指着远方矗立的地狱之门,他冷声说:

  “这种四面八方都有敌人的追逐战,光靠轰油门可不行,我需要世界上最厉害的赛车手来控制方向!”

  “至于他会被杀死的问题...不是还有你吗?”

  “你什么意思?”

  恶灵骑士猛地站起身。

  它身上的烈火跳动着,它指着梅林,它怒吼道:

  “你让我把力量给他?趁火打劫?”

  “不,不是给。”

  梅林寸步不让的说:

  “是融合...”

  “我知道你看不起强尼,每一次变身的时候都是你在主宰恶灵骑士躯体。你觉得强尼不配成为你的骑士,你根本不给他控制权。”

  “但扎坦诺斯,让我告诉你,今晚,你必须和强尼融合,让他成为真正的恶灵骑士!”

  “你必须让他主导你的力量!”

  “如果我不呢?”

  扎坦诺斯后退了一步,它看着梅林。

  它说:

  “我是变弱了,但你也不是全盛,渡鸦...你可不是曾经的天父了,你休想指拨我!强尼是你的狗,对你言听计从,但我不是!”

  “是吗?”

  恶灵骑士眼前的恶魔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的笑。

  远古三魔给予的魔力在这恶魔躯体中沸腾起来。

  在骨节的咔咔作响声中,这头恶魔就像是进化了一样,它的身体不断的拔高,身上也出现了狰狞的骨刺和如烈焰燃烧一样的鬃毛。

  扎坦诺斯感觉到了压力,它嚎叫一声,唤起地狱之火,就朝着梅林扑过来。

  梅林轻轻打了个响指。

  “唰”

  暗红色的光芒束带如喷射的蛛网一样从空中窜出,精准的捆在恶灵骑士的四肢上。

  在下一刻,在那烈焰咆哮之间,恶灵骑士整个人都被从地面抓起。

  那延伸到无形之处的红色束带死死的缠在恶灵骑士的四肢上,将它的身体在空中拉开。

  就如被绑在木架上的囚徒。

  超阶魔法,赛托拉克的深红束带。

  尽管失去了深红之力,但那被深红主宰交予的知识还在,这个超阶魔法梅林依然可以使用。

  而且面对同样被削弱的扎坦诺斯,这个束缚魔法的效果惊人。

  燃烧的骷髅挣扎着,但不管它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束带的束缚。

  那些束带越缠越紧,就如活着的蟒蛇,它们带来了压力,几欲将恶灵骑士的手骨缠断。

  梅林上前一步,他压低声音,对扎坦诺斯说:

  “自从落入这里,7个多月,每一天我内心里都积压着太多的愤怒。”

  “愤怒会让人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扎坦诺斯,如果你真的觉得我没办法在这里拆了你,你就继续嚎叫吧。”

  他的声音变得冷冽,就如从心灵中延伸出的寒冰。

  他伸出手,扣住了复仇之灵燃烧的手指。

  他说: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复仇之灵...”

  “咔”

  一节燃烧的指骨被硬生生掰断,这对于可以无限复苏的恶灵骑士来说并不是致命伤,连重伤都算不上,但痛苦...

  痛苦是无法避免的。

  “今晚,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咔”

  又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恶灵骑士的左手被扯下来,被扔在地上,又被梅林一脚踩断,

  这让站在梅林身后的渣康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梅林说他没变...

  现在看来,他可能说了个谎。

  “咔”

  最后一声脆响,扎坦诺斯的骷髅脑袋被梅林揪了下来,扣在手中。

  他看着眼前那燃烧的颅骨和眼眶。

  恐怖的魔力汇聚成阴寒的风,在一声声若有若无的黑暗渡鸦的嘶鸣中,扎坦诺斯发出了一阵阵痛苦的咆哮。

  就像是有千万根寒冷的针在刺它的灵魂。

  不会死...

  但很痛,非常痛。

  梅林的声音变得轻柔起来,他对眼前快要熄灭的颅骨说:

  “你想知道梅菲斯特为什么被吓得如鸡一样吗?”

  “我能吓坏它,我就同样能拆了你...”

  “今晚,你最好别惹我!”

  “听懂了吗?”

  扎坦诺斯没有回答。

  但沉默代表了一切。

  梅林散去深红锁链,他随手一抛。

  那跳动的颅骨就被无头的骑士单手接住,扣在了脊椎上。

  恶灵骑士盯着梅林,在梅林面无表情的注视中,它身上的火焰就像是被风吹动着熄灭了一些。

  但很快,那火焰又重新腾起。

  “梅林?”

  强尼沙哑的声音从燃烧的骷髅嘴里响起,他的腭骨上下活动着,他看着被自己控制的恶灵骑士的躯体。

  他疑惑的说: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扎坦诺斯突然把躯体控制权给了我?”

  “它累了,强尼。”

  梅林伸手拍了拍强尼灼热的肩膀,他说:

  “我劝了劝它,它是个深明大义的复仇之灵,它今晚决定休息一下,把舞台交给你。”

  “那里,地狱之门!”

  梅林抬起爪子,指着众人视线尽头的地狱之门,他对强尼说:

  “你今晚可以随意挥霍复仇之灵的力量,而你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

  “尽可能的避开那些恶魔的追杀,别和它们缠斗,把我们带的距离那扇门越近越好...”

  “你只管开车,突破的办法我来想!”

  “能做到吗?”

  坐在机车上的火焰骷髅歪了歪脑袋,它将燃烧的手骨放在酷炫机车的握柄上,在轰油门的声音中,强尼扭头对梅林说:

  “扎坦诺斯只会走直线,它直线加速时很完美...但可惜,车,不是这么开的!”

  烈焰骷髅咧开腭骨,对梅林露出了一个极其惊悚的笑容。

  它对梅林竖起大拇指,它说:

  “今晚,看我的吧!”

  “那我呢?”

  渣康在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他是三个人里最弱的,除了脑子好用,有对女性的魅力特攻之外,他几乎毫无亮点。

  而迎着数以万计的疯狂恶魔,乃至这片大地的恶意发起冲锋,似乎也不是渣康会做的事情。

  他一贯于明哲保身,不太会主动去冒险。

  但眼下这个时刻,他不说话是真的不行了。

  一方面,他也确实渴望趁着这机会离开这个鬼地方。

  另一方面,他被刚才突然爆发的梅林吓到了。

  那种冰冷的,饱含杀意的,犹如实质性炼狱之灵,又如尸山血海一样让人窒息的气息,是渣康从未在梅林身上看到过的。

  他不想惹怒梅林。

  他不想遭受和不长眼色的扎坦诺斯一样的待遇。

  “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梅林对渣康说:

  “你的作用不在这里,等我们回到现世之后,才有你的用武之地。”

  “呃,好吧。”

  渣康耸了耸肩,然后走上前,跨坐在强尼的机车上。

  他死死的抱着燃烧的骷髅,那股灼热让他有些刺痛,但他不敢放手。

  这种情况下,一旦被落下了...

  梅林和强尼肯定不会回头救他的。

  “唰”

  梅林操纵着恶魔修长的躯体,跳到了强尼的机车后方,如一尊石像一样蹲在那里。

  他甩出深红束带,将康斯坦丁和强尼死死的捆在一起。

  他看着眼前在苍白光芒下,空中飘散着无数灰烬的平原,他望着平原尽头那扇沉重的门。

  他对强尼说:

  “走吧!”

  “我们...回家!”

  “轰”

  如雷鸣一样的低沉咆哮声从骷髅机车的引擎里爆发出来。

  这台被赋予了生命的恶魔机车咆哮着,从排气管里喷出灼热的烈焰,它就如一头渴望报复的猛兽,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爪牙。

  它在眼前这条路上已经失败了太多次。

  它渴望着到达终点,渴望着狠狠羞辱那些试图拦路的恶魔们。

  在强尼松开车闸的那一刻。

  这台黑色的,点缀着无数钢铁的肢节和恶魔颅骨的机车就如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这一次,它载着的不只是它的骑士。

  还有其他人。

  同行者们...

  有朋友的人,是不会失败的!

  “哗啦”

  一道苍白的闪电在灰烬平原上空阴沉的云雾中亮起,飘散的血雨从天空坠落。

  在照亮大地的,一闪而逝的光芒中,那些疯疯癫癫的,早已经被这片大地的绝望俘虏的恶魔们也咆哮着从四面八方冲出来。

  它们的表情扭曲,它们嘶吼着,恶心的涎水从它们的利齿中坠落。

  还有爪牙,探出的爪牙带着满满的恶意,要把眼前这永不服输的骑士摁死在这大地上。

  让那还保留着希望的灵魂和它们一样,坠入这绝望的深渊之中。

  它们渴望杀了他!

  因为他做到了它们做不到的事情...

  憎恨,羞辱,愤怒。

  在这无数恶意的点缀中,整个灰烬平原都变得不再安静。

  “哗”

  一道魔法护盾被康斯坦丁张开,帮助恶灵骑士挡住从天而降的血雨,避免他像昨晚一样,被那些雨点打灭火焰。

  强尼也发出了癫狂的笑声。

  扎坦诺斯把躯体的控制权给了他,但复仇之灵的癫狂也在影响他。

  他就如发疯的骑士,将机车的速度提升到极致,他看着眼前那些挡在大地上的恶魔们,他没有像扎坦诺斯那样去撞击它们。

  那会让速度下降,还会陷入包围。

  “唰”

  强尼扭动把手,沉重的机车在这一刻如最灵活的蛇一样,在差之毫厘之间,化作一道Z字形的流光,就那么险之又险的避开了眼前的恶魔。

  燃烧的机车在地面上留下火焰闪耀的车痕,它的速度完全没有降低。

  那些被愚弄的恶魔们更加癫狂,它们吼叫着追赶着逃亡的骑士。

  但在强尼灵活而惊险的操纵中,这辆车不断的闪过那些阻路的恶魔。

  一头如山一样高大的炎魔撕裂大地,高举着门板巨剑,吼叫着朝恶灵骑士斩落。

  蹲在机车后方,一直没有动作的梅林伸出爪子,在如巨兽吞水一样的魔力回荡中,不可见的“线”被抛到那炎魔身上。

  伴随着梅林的手指轻弹,炎魔就像是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原本砍向强尼的巨剑,也在挥落中改变方向,砍在了三人背后追逐的恶魔身上。

  恐怖的火焰在背后爆发,追赶的恶魔被阻拦,那些愤怒的恶魔们冲向失控的炎魔,在几秒之内,就把它灼热的血肉啃食干净。

  大地在崩溃。

  也许是预感到了这些恶魔们绝对拦不住今晚的骑士,这片丑陋的大地也开始加入这场疯狂的游戏中。

  “轰”

  地狱之门上方的末日火山爆发了。

  在几秒之内就将数以百万吨记的岩浆喷射到高空。

  那些被冷却的岩浆拖着长长的尾焰,如陨石一样砸落。

  一块陨石朝着机车前方砸下来,强尼想要减速,但梅林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

  “继续开!交给我!”

  “唰”

  上古之躯的魔法展开,跳动的空间如闪耀的玻璃一样快速旋转,当周围来袭的一切都尽数挡住。

  梅林挥起手指,黑色的流光在指尖闪耀成环形的符咒。

  在他手指挥舞之间,黑色的光线如陨灭的战镰,将眼前的末日大地上迸发的一切妖魔鬼怪都尽数撕裂。

  在那灰烬飞舞,烈焰燃烧的场景中,强尼驾驭的恶魔机车距离地狱之门越来越近。

  1000米。

  700米。

  400米。

  100米。

  50...

  “哐”

  在低沉的吼叫声中,昨夜那阻拦下强尼的恐怖恶魔再次出现。

  它就如行走的血肉之山,灼热的烈焰在它身上燃烧着。

  这如深渊领主一样的家伙绝对是奉命守着地狱之门的。

  如果不能突破它,就别提冲出门外了。

  “哗”

  梅林仰起头,将手中瓶子里装着的金属鎓尽数倒入被占据的恶魔之躯中,可怕的痛苦激荡起来。

  但随之而来的,是对于这片大地的重力感应。

  “继续开!”

  梅林咆哮着,他站在机车后方,双臂摊开。

  恐怖的引力从他身体散布开。

  在梅林的操纵中,强尼脚下的大地就像是被无形的手撕裂开,从地面之下抬起,就如在地下抬起头的魔龙。

  在梅林的控制下,一条冲入天空的山脊被塑造出来。

  强尼驾驭的机车就如流动的光芒,在那山脊上一路狂奔,最后在烈焰与血雨的碰撞中冲入高空。

  就如羚羊飞渡...

  群魔嘶吼,万物崩溃。

  在他们眼前,地狱之门...

  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