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打蛇不死反被咬
作者:九尾猫      更新:2019-07-25 10:27      字数:6474
  推荐中加更求票

  张啸林和黄金荣坐在‘荣记大世界’一套奢华的套房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继续计议,看起来谈笑风生,好像心地开明的毫无烦恼,可从他们的眉宇之间,不难看出两人的焦躁情绪。

  黄金荣端起茶杯放到嘴边却没有喝,轻轻地放下看着张啸林问道:“啸林兄,你已安排人放出今天夜间进行秘密交易的消息,现在已经离交易时间越来越近,可一直都没有返回王峰行踪的消息,难道你一点都不感到心慌?”

  “锦镛兄,我张啸林打打杀杀好多年,说句实话,还从来没遇到像王峰这样的对手,这小混蛋就像条泥鳅,抓在手里滑不溜及很难调理,放开则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掉进他设下的坑里。现在风放出去了,可就是一点关于王峰的消息也没有。”

  黄金荣黑着脸说道:“无风不起浪你信吗?我相信的是无风暗流涌动,我怀疑王峰是否真的带领几名大兵杀出试枪靶场,一旦情况不是这样呢?”

  “啊?锦镛兄,你可不能吓唬我,你不会说王峰带领他的士兵已经占领了试枪靶场,现在崔天豹这群混蛋还不知死活吧?不会,绝对不会,我派去的两拨人打探,崔天豹完好无损,我的人还看到满地都是刚拼杀过的鲜血在流,王峰要是占领了试枪靶场,他能饶崔天豹不死?不可能。”

  “啸林兄,我心里一直不踏实,总是对这个狡猾多端的王峰不放心,如果......。”

  张啸林看黄金荣担心的满脸麻子,都红紫的快要蹦离开那张麻脸,不仅再次自我安慰的‘哈哈’大笑道:“锦镛兄,不是我张啸林放出豪言,哪怕王峰真占领了试枪靶场,引诱威逼崔天豹说出今天夜间的秘密交易,我谅他王峰也不敢冒死闯虎穴。

  这可不是在试枪靶场交易,而是在公共租界、法租界和闸北三交界的空旷废弃工厂,为了以防意外,我早就布好了武装埋伏在那里,只要王峰一出现,我保证叫他有来无回,死无葬身之地。”

  黄金荣听张啸林说话口气强硬,信誓旦旦好像部署的万无一失,但心里始终感觉到忐忑,因为他怕一旦王峰就像鬼神附体,再次抓住他们的把柄,这个被张啸林想出毒计要置于死命的王峰,岂能像上次那样给足面子,骗走资财平安无事的就这么过去?

  一旦王峰想置他和张啸林于死地,那位国府最高长官虽然是曾拜过师傅的小弟,在国难当头,像他们这些主宰上海乃至全国经济命脉的‘流氓大亨’,国府本来就想取而代之收为国家所有,岂能轻易放过王峰提供的这样大好的机会,?

  黄金荣本来就老奸巨猾,随着年龄的增长,待人处事更加谨慎,他深知年龄不饶人经不住折腾,更知打来的这片天地不容易,如果大意失荆州,只是分分钟的事。

  他忧心忡忡的站起来,背着手在地上转悠,突然回头看着坐在沙发上喝茶的张啸林说道:“啸林兄,我一直感觉今天这次交易危险性很大,要不暂缓交易,等找到王峰的下落再继续可好?”

  “锦镛兄,我以前看你待人处事的方式,心里感觉你太老成,老成的一点当年的锐气没有,是不是真老了想安度晚年不想打拼了?如果是这样,你认为失去威风的老虎还能称霸王吗?早晚会死在狼狈之口。”

  黄金荣被张啸林说的脸上挂不住,想想目前上海滩的三大‘流氓大亨’,他虽然目前高居榜首,下面的杜月笙、张啸林当年在上海滩拜码头,还都是仰仗着他的势力,才成为现在上海滩与他虽不齐名,但可比肩的风云人物。

  如今被这小辈当面羞辱,要是在以前,黄金荣会轻饶了这个不知大小的张啸林?毕竟在青帮的辈分比他张啸林要高,岂能容忍晚辈如此放肆的以下犯上?

  阴险的黄金荣恨不得一枪杀了眼前这个狂妄之徒,可他不想树敌太多,只是这次与张啸林共同合作,参与这次走私军火和毒品交易,要是现在撕破脸,恐以后在上海滩很难再走在一起,光凭单打独斗,嗨,毕竟老了,有些力不从心。

  他强忍住心中的愤怒口气冷厉的说道:“啸林兄,我今天还有事脱不开身,只有仰仗你全盘操作,但愿与你所说一切顺利,既能杀了王峰,又能顺利的完成这次交易。”

  “这好说,只要锦镛兄放心,我张啸林一定会把这事办的非常漂亮,该是咱们的一分都不会少。”

  张啸林把黄金荣送到‘荣记大世界’大堂门口,抱拳笑着说道:“锦镛兄慢走,请静候佳音,届时我与你一醉方休,哈哈哈。”

  他看着黄金荣老态龙钟的钻进汽车,转身摇头边往楼上走边骂道:“死不死活不活的老混蛋,大好的上海一片天,被你这老家伙占据五分之二,哼,总有一天,你的就是我的。”

  张啸林回到客房,对躬身站在一边的总管问道:“肖伯,今天夜间部署在交易地点周围的人都安排好了没有?”

  “张爷,我已经安排三支武装,分别埋伏在三个废弃工厂的重要隐蔽部位,只要王峰敢于带人闯进去,保证会叫他们有来无回。”

  “肖伯,我们可不敢打蛇不死反被咬,王峰可不是一位简单的年轻人,这小子机智果断,出手狠辣,一旦在这次伏击中不能置他于死地,被这小子再次活着脱逃,那我张啸林在上海恐怕会地位不保不说,就连这条命都会葬送在这小子手里。”

  肖伯提着小心问道:“张爷,为了不把事闹大,当时我提议放出消息给逃跑出试枪靶场的王峰,其目的是送给他一个大的人情,叫他根据消息带人突然出现在交易现场,没收查扣参与交易的少量军火和毒品,我们再趁机杀了崔天豹,死无对证,我们就可以把抓捕王峰及手下大兵,秘密处死的罪责推给崔天豹,不知您为啥后来改变计划,有原因吗张爷?”

  “肖伯,这事没跟你商量,经与黄金荣计议,王峰是我们上海几位大亨的最大对手,要想在上海滩继续走私军火、毒品和紧俏物资,不除掉王峰,我们寸步难行,所以才改变原来的行动计划。”

  肖总管听后不无担心的说道:“张爷,王峰身份特殊,一旦打蛇不死反被咬,您会很麻烦,不得不先考虑退路。”

  “哼,老子考虑个鸟,王峰一定要杀,而且要杀的合情合理,安排下去,尽量做出内部火拼的现场,你马上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