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你这是痴心妄想
作者:九尾猫      更新:2019-07-25 10:27      字数:6558
  王峰看佐藤带着愤怒的情绪说出这种话,不仅对今天带佐藤执行特殊任务,需要佐藤配合心中不安。

  一旦这个佐藤不能在现场给与积极配合,被参与接货交易的下家识破,不但会影响到整个交易过程,还很有可能在离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大邦废弃化工厂发生枪战。

  如果公共租界和法租界,以及闸北阻击日军进攻的我军前沿阵地部队,听到在三方缓冲区发生枪战,势必派兵快速到达,整个秘密交易就会处于被包围的危险。

  为了取得佐藤的谅解,并成功说服佐藤放下仇恨,以及对他王峰的愤怒,王峰必须在赶回试枪靶场前,做通佐藤的思想工作,叫他放下仇恨和愤怒,在行动中给予积极配合。

  “佐藤君,不要做出过激行为,念在你我都是同学的情分上,我希望你能听我跟你说明,为什么要把你带在身边,只要你能听我把话说完,你一定会感到心里非常轻松,我们两人的关系还会恢复到......。”

  “做梦,我警告你王峰,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值得怀念的关系,现在是敌对之间的猎杀,你要是想利用我达到你的目的,劝你趁早放弃,我绝不会再次上你的当,成为你手里一枚棋子。”

  “佐藤君,首先我向你声明,上次你参与军火、毒品交易,本来就是你们原来既定计划的一部分,只不过我王峰知道后才参与其中,但并没有改变你们交易的任何细节,最后你心满意足的完成交易,将秘密获得的毒品装车拉出试枪靶场,期间我帮了你很大的忙,难道你不这么认为?”

  “无耻之徒,王峰,你算计我为什么还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承认在前期交易过程中,你没有阻挠交易,但你确是主导整个交易的幕后黑手。

  就是你假惺惺的看着我带着拉运毒品的卡车,顺利的离开公共租界的试枪靶场,我当时非常感谢你对我佐藤的支持。哪曾想你心存险恶早就布置好沿途火力堵截,最后在多伦路你们方世亮一营前沿阵地,以最猛烈的炮火摧毁......。”

  “佐藤君,你这种说法高估了我军前沿阵地的重火力部署,我可以冒着泄露部队前沿阵地武器部署的杀头之罪告诉你,坚守在多伦路我军方世亮的一营,根本就没有配备炮兵部队,你的卡车被炮火伏击,你完全知道是谁所为,你敢当着我的面说出真相吗?”

  佐藤被王峰质问的瞪着愤怒地眼神吼道:“王峰,你流氓,你敢说不是你部署的伏击行动吗?如果不是你,方世亮的一营怎么会在夜间明确无误的以最猛烈的火力,摧毁我拉运毒品的卡车?”

  王峰不再忍让一阵见血的怒斥道:“佐藤,你不要罔顾事实,炮火摧毁你拉运毒品的卡车,是发生在方世亮一营前沿阵地,但是对面就是日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运毒品卡车突然在多伦路遭到强大炮火打击,是你方日军炮兵部队所为,你心里非常清楚,可你为什么还要栽赃陷害于我?

  再说,你带领装载毒品的卡车秘密行进的路线,事先只有你知道,我怎么会提前获悉你的卡车行进轨迹,在半路设伏?我告诉你佐藤,要不是我军方世亮一营,冒死将你从炮火爆炸的现场救出来,你现在还能在我跟前对我横加指责吗?醒醒吧,是你们不知内情的司令官下达命令摧毁了你的卡车队,与我王峰何干?”

  “强词夺理,你敢说你没有参与这次伏击我拉运毒品的卡车?你敢吗?”

  王峰没想到佐藤这家伙会一口咬定,就是他王峰所为,但他为了佐藤能很好地配合他执行特殊任务,哪能直接承认?只得以强硬的口气说道:“佐藤,你是一个很有头脑的聪明人,不要硬把我王峰拉进这次你遭到炮火打击的事件中,这样对你没有好处。”

  “你不敢承认是吧?果然就是你下手搞的鬼。”

  “佐藤,你可以这么认为,但我可以正告你,即便是我下达命令伏击摧毁你拉运毒品的卡车,作为一名军人,一位国人,这么做天经地义,难道你叫我废弃自己良心,任凭毒品泛滥毒害我的子民吗?”

  佐藤被王峰质问的瞪着两眼不知如何回答,心中愤怒脸色紫涨的突然说道:“王峰,我现在是你的阶下囚,请看在我们同学一场,你就杀了我吧。”

  “佐藤,我确实是看在我们同窗之谊的情分上,才想救你于水火,不然我怎么会找到方世亮营长的一营,把你带在身边呢?”

  佐藤虽然对自己走到今天这种下场,不能断定就是王峰所为,但是心中这个坎始终无法逾越。

  他此时听王峰如此说,不仅试探的问道:“王峰君,我权且相信我带领装运毒品的卡车,在多伦路遭到炮火摧毁,不是你所精心设计,可你对我过分的热心,心中不但没有安全感,反而觉得危险离我越来越近,可以开诚布公的告诉我,你把我接到身边是不是有什么图谋?”

  王峰看佐藤对他仇恨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心中高兴的认为,只要做好佐藤的思想疏通工作,答应配合行动,今天夜间所要执行的特殊任务,就会再增加三成的胜算。

  他看了佐藤一眼问道:“佐藤君,你想继续留在支那为你们的帝国效劳,最后死无葬身之地,还是想回国与家人在一起,共享持家之乐?”

  “我不需要战争,讨厌战争,但我是帝国天皇陛下的臣民,应以国家最高利益为重,现在我身在支那,能由我选择吗?即便是回国,也绝不会逃脱最严厉的惩处。”

  “佐藤君,你们岛国百姓跟你一样讨厌战争,但被强行绑在对外战争这辆罪恶的战车上,他们成立反战同盟,反对国家对外发起侵略战争,难道你不知道还是不敢面对?”

  “王峰君,大日本皇军所向披靡,无论是战斗力和武器装备都非常优良。而支那部队是一支由军阀组成毫无军纪可言的杂牌军,而且武器装备低劣,如何与大日本皇军正面作战?支那早晚会被大日本皇军......。”

  “哈哈哈,佐藤君,我不想你一直抱有这样的幻想,你刚才所说,我承认,目前我军与日军对比有很大差别,但是就是这样一支部队,刚刚在庙行战役狠狠打击了日军‘中心突破两翼卷击’的疯狂进攻,获取庙行大捷,你知道吗?”

  “我虽然不知道,但你是一名军事学校毕业的高材生,应该知道一次区域性的局部战役,根本扭转不了整个战局的走势,你们支那军要想打败皇军,你这是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