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鱼骨(2)李二小子
作者:星水云茜      更新:2020-06-30 09:14      字数:0
  鱼骨当是谁呢,原来是隔壁村李二小子。

  两个人都是小时候不招人稀罕的主儿,她就把他当小弟,偶尔一起玩耍。如今长大了,不总见面,倒也不生分。

  前些天听说他现在在韩家做事,人机灵勤快,很快就得到韩老爷韩世圆的重用。

  如她亲眼所见,李小二今天这身行头,的确不是原来那个让人欺负的光腚小子能比的了。

  不过鱼骨也不觉自己比他低贱,还像以前那样自在地回应。

  “原来是小二,听说你最近混得不赖?”

  李小二看见鱼骨笑,心头缓和和的,摸了摸脑门儿。“韩老爷不嫌弃我粗笨罢了。”

  他只说了一句便停下来,看见她头上的木钗走了下神儿,再低头,又看见她手上隐隐可见的疮,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儿。

  鱼骨以为他在韩家受了委屈,可怜道:“怎么了,有人难为你?”

  “不是不是,韩府虽然事儿多,但我还应付得来。”李小二连忙摇头,从手里掏出一个纸包。“这个给你,治冻疮可灵了。”

  鱼骨愣了一下,想接但没去接。

  虽然她心里坦坦荡荡,但她毕竟已经是嫁人的人了,随便收一个不是她亲属的男子馈赠,让人知道了,好说不好听。

  何况他在韩府那么个大户人家表面日子好过,背地里也必定是吃了很多辛苦的。这个人情,还是不踏为好。鱼骨将木盆挪到另一侧腰间,微微一笑。

  “谢谢小二现在和我还不生分,但是这么好的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用吧。我现在是有家的人了,东西不能来的不明不白。多的我就不说了,你肯定比我明白。”

  李小二现在也是大户人家佣人,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鱼骨一番话,他瞬间清醒了不少,手渐渐收了回来。

  “也是……”

  场外,孟婷的眼神有些呆滞,画面中两人桥尾各站一端,一轮明月恰在中间,正是灯火阑珊之时,再多的话也已无言。

  她觉得,李小二的手放下的那刻,这次偶遇就完成了两个人的成人礼,终于把儿时的无邪隔断。

  的确,鱼骨马上就道别。“那你忙你的去吧,我也得赶紧回家了,婶子还等我呢。”

  随着小二低低地“嗯”了一声,鱼骨先转身,身后人作何反应与她无关。

  鱼骨灵透得很,有些事该躲则躲,有些人能避就避。

  于她而言,自己心中坦荡容易,别人的闲话难防。

  于是刚刚两岸的丝竹管弦,幻彩勾人的浮华,与她无干。

  鱼骨继续一瘸一拐,朝自家的小路走,为给自己壮胆,她回味曾在法会上听的唱诵。

  “浩浩红莲安足下,弯弯秋月锁眉头……”

  哼唱两句就觉得喜悦无比,可惜就记住这两句。

  不一会儿,她七拐八拐出巷里,穿过片片石瓦房,几个茅草房就参差不齐地坐落在田边。

  鱼骨不疾不徐地踩着脚下宣软的土路往最矮的那个茅屋走,一低头,路边竟躺着一个老者。

  她吓了一跳。“大伯,您这是怎么了?”

  老者胡须斑白,没有回应。鱼骨将手放在他鼻子上,还有气息,可能是饿的。

  鱼骨加快脚步回家,婶子见她回来连忙从锅里舀出热水:“回来了?水正好还热乎呢,洗脚驱驱寒气。”

  说完她便不住地咳嗽。

  “还不见好呢?明天有集,我一定赶去买点雪梨。”

  鱼骨放下木盆,拍了拍婶子的背,见婶子好了点儿,又奔向锅台,揭开锅盖,看见里面还有一点粥,不禁高兴。

  “太好了。刚才路上躺着个大伯,估计是饿晕了,正好乘一碗给他,等他有力气,我们再请他进来。”

  婶子听了,原本咳嗽也忍了回去。“我说你怎么不先晾衣服。”

  于是擦了一个干净碗乘了粥,和鱼骨一起过去。

  路上,婶子发现鱼骨崴了脚,又是心疼,又是叮嘱。

  只一会儿,两人来到老者跟前,一个撬开老者嘴唇,一个小心翼翼地往嘴里送稀粥,一碗都喂下去后,老者的呼吸果然热乎多了,眼睛也慢慢睁开。

  他嘴唇微微动了动,婶子不知道他说什么呢,鱼骨却从口型中看出,给婶子解释,“他说谢谢,你们都是菩萨。”

  婶子听了一乐,看这天都黑透了,决定和鱼骨一人搀一只胳膊,把老者带回家去。

  鱼骨家的茅草房不大,再填一人更是挤得慌。

  娘俩想了想,只能她俩睡里屋,老者睡客厅,白蒜回来在房厅铺些干草对付一宿再说。

  ……

  农家的夜,寂静之极,人们睡得短却也实诚。

  早上,沉睡的耳朵在鸡鸣声中苏醒,篱笆上的牵牛花儿在穿透晨雾的阳光中舒展,一切劳务则在光和雾的进退中有条不紊,徐徐散发出生机。

  老者仍躺着床上,虽然还未醒来,但看起来气息平稳,气色也好了不少。一家三口便不等他,先用早饭。

  “慢点儿吃,昨天回来那么晚,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凌晨回来的白蒜狼吞虎咽,胃口不错,婶子却担心他噎着。

  白蒜瘦瘦的小身板儿这些日子似乎有一股精神吊着,满不在乎。“这事儿要是成了,不回来也值。”

  鱼骨匆匆吃了几口,挎上篮筐忙着赶集,忍不住也插一嘴:“婶子,你别理他,他想钱想疯了。”

  白蒜哼一声,白她一眼。“我想钱不对吗?我要不想办法赚钱,别说雪梨,过几天你连米都吃不上!”

  鱼骨连忙看婶子一眼,婶子低头咳嗽,没注意听似的,她连忙圆场:“谁说的,我这几天洗衣的钱也能换些新米,你到时候就求婶子给你做炒饭吧。”

  “好,我等着,你快走吧,晚了梨就没了。”

  鱼骨听白蒜如是说,估计他刚才是无心之语,并不是真的嫌弃婶子倚仗他们养着,便高兴地挎着篮子出门。

  今天的集很是热闹,人也比平常多不少。

  鱼骨挤着人群过去,一路上,卖吃食的,卖器具的,杂耍卖艺的,一应俱全,就是没瞧见卖一份儿新鲜梨的,再往前走,快到江边的位置,总算有份雪梨,虽有些磕碰,但也算新鲜,便拣出四个好的装上,想着正好熬一锅冰糖雪梨,软糯清甜,去火解渴,关键是能给婶子止咳。

  鱼骨把铜钱递给小贩儿,挎筐要走。

  刚转身,旁边一个小厮模样打扮的男子拦住她。

  “大姐,这么好的梨卖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