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番外 成长
作者:就是摸摸酱      更新:2020-06-30 10:40      字数:0
  第二年

  元朔三年,匈奴为争夺王位发生内乱,张骞趁机和堂邑父逃回长安。从武帝建元二年出发,至元朔三年归汉,共历十三年。出发时是一百多人,回来时仅剩下张骞和堂邑父二人。

  ***

  元光二年的“马邑之围”虽未成功,但却使汉朝结束了自西汉初年以来奉行的屈辱的“和亲”政策,同时也拉开了汉匈大规模战争的序幕。汉武帝开始对匈作战,派卫青、霍去病征伐,解除匈奴威胁,保障了北方经济文化的发展。

  ***

  元朔二年的汉匈河南之战,双方投入的兵力不多,规模亦不为大,但它在汉匈战争史上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西汉王朝收复河南地,使得汉朝的北部边防线更往北推移至黄河沿岸,为长安增添一道屏障,从而在很大程度上解除了匈奴对关中地区的直接威胁,这不仅仅有利于京都地区的繁荣与发展,而且也有利于西汉王朝在全国统治的加强。

  战后,中大夫主父偃上书,“盛言朔方地肥饶,外阻河,蒙恬筑城以逐匈奴,内省转输戍漕,广中国,灭胡之本也。”

  汉武帝下令在河南地设置武原郡与朔方郡。

  汉武帝便停止正在进行的通西南的筑路工程,兴十余万人筑卫朔方城,又招募内地居民10万至朔方实边,并修缮秦代的旧长城及沿河要塞,把河南地建成一个可以向东、西、北三面出击匈奴的军事基地。

  昔匈奴刺向汉朝背后的利刃,于是迅速转变为汉军指向匈奴前的长戟。

  ****

  五年后,元狩元年夏,刘据被立为皇太子。

  李朏从右北平任上回长安,窦连山从国内回来,自从连山就国,几人再也没有聚得这样齐过了,总算为了庆贺皇太子才有机会一同回来。

  接风宴酒过三巡,李朏端了酒尊问连山:“这次回来多久?”

  连山道:“至多一月,夫人有孕在,要赶回去陪伴。”

  李朏举尊与他:“那过两就一起去太乙山,还如年少时一般,逐水车,逐擒左。”

  连山立刻道:“好哇!难得我们几人聚齐,定要再上太乙山,御马飞驰!”

  孟极却笑道:“如何是聚齐,那年在太乙山昭夫人也是同在。”

  孟极从暗房离开后,再没提起过林心,可是元菏知道,自从林心的孩儿周岁时回到长安,孟极便隔三差五地偷偷命人送孩东西去黎侯府。

  连山与元儿对看一眼,连山知道林心与孟极之事后与元儿通信询问过此事,后来元儿也将林心骗孟极的事告知了连山与李朏。

  或许他现在能提起旧事,也明他已经能直面当初之事,只不过一切不公平只能就此咽下。

  *

  夜里,孟极醉了,他一个人坐在幽暗的书房中,右手里拿着的正是那枚长命锁。

  今的宴会很是愉快,这酒是一杯接着一杯,歌舞是一曲接一曲,几人一同念起年少之事,也是无比开怀。

  他攥住长命锁,年少往事实在让人舍不得遗忘,可他已经依稀开始不记得那些点点滴滴。

  忘记了那雨在茅屋中,雨滴顺着她的额发滴落;忘记了在芙蕖池旁她脸红地甩开他的手;忘记了她送他长命锁时真诚的眼神。

  薛柳轻轻推门进来,牵起他放在案几上的左手,他反握住她的手,道:“你先休息吧,我一会儿便回来。”

  薛柳讨好地对他:“前几府里入了几个家人子,我见有一个长得十分可,唇红齿白,眼睛闪亮亮的,生的十分俏,便留下来了,一会儿我叫她来伺候夫君休息。”

  孟极放开她的手,将右手的长命金锁挂在腰间,对她:“此生便只你我夫妇共白头,不必担心,我坐坐便回。”

  他明白薛柳的目的,可这完全没有必要,她不需要用替来留住他,他也不会用替来代替他的少年时光。

  薛柳离去后,孟极打开锦盒中最右边的竹简,竹简因为长时间捏在手中,致使外层已经有些脱落。

  四年前,元朔三年夏,黎侯世子妃带着昭潆从濮阳回到长安,孟极不顾全家饶反对,一定要亲自去参加昭潆的周岁礼。

  晚上回家后他也如今晚一般坐在黑暗中,嬷嬷拿了一只很大的盒子来找他。

  盒子中除了自己当初写给她的二十多枚信札,还有她用丝线缠绕好的六枚竹简,和几份拜帖,还有两树叶暗纹的冬衣。

  其中一绛紫色竟然见她穿过,而自己当年还因为这衣服跟她斗气。

  绛邑公主让母告诉孟极:“昭夫人是为了世子一生幸福安康才做了让步,公主希望世子能明白昭夫饶心意,应该与家人幸福祥和一世,才算对得起昭夫缺年的退让。”

  他当然会幸福安康,他答应过她的。

  “君子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

  临风叹兮将焉歇,川路长兮不可越。

  结心相思,毋见忘。”

  孟极念着竹简上的字,轻声问:“你可还怨我?”

  那个不肯承认心中有他的女子,却在他最不安,最无措的时候一直写信给他,一直牵挂他。

  此时,门开了,一个俏的姑娘,头上戴着红宝石华胜,穿杏黄色深衣,外间月光洒进来,姑娘上散发着淡淡的光,她慢慢走进来,孟极起想迎她,可是又怕她会如每一次梦中一般消失。

  他只能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月光下这个模糊的影。

  姑娘浅浅福,轻唤:“世子。”

  孟极只觉梦醒,林心从来都是唤他“孟极”,他也喜欢她这样唤自己。一切都过去了,他不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麻痹自己。

  他也会成长,会明白世事,知道成熟意味着什么。年少时的那些遗憾虽然会让人午夜梦回时恍然失神,但那些过往都是真的。

  而把握住当下的生活才能证明那些遗憾的过往没有白费。

  他回过神来,转负手而立,道:“你出去吧,告诉世子妃,我一会儿便回房。”

  姑娘行了礼出去,轻轻拉上房门。

  ****